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路中文 > 帝少蜜爱之神棍小娇妻

【0930】,查到身份

帝少蜜爱之神棍小娇妻 | 作者:逍遥游游 | 更新时间:2018-10-12 01:44:1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带着农场混异界傲世九重天异界流氓天尊武极天下绝品邪少风骚重生传网游之傲视群雄龙组特工神魂至尊天域苍穹
  柳天赐与秦素两个人一怔,倒是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听到如此这般的答复!



  要知道自从知道柳青青出事后,柳秦两家的那些亲戚们可是不停地登门,电话,视频不断。



  所为的不过就是柳天赐名下的柳氏集团。



  本来柳青青是继承人,那些人虽然有想法,可是也没地用。



  但是既然柳青青死了,可是这诺大的一个集团总不能没有继承人吧。



  柳家人的说法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你柳天赐既然是姓柳的,那么这柳氏集团自然也是属于柳家的了。



  所以这么大的集团,必须不能传给外姓人啊。



  所以就算是柳青青死了,你柳天赐也可以再过继一个柳家的孩子吧。



  所以柳家的一干亲戚可是将自己的儿子,女儿,天天往柳天赐的眼前领。



  而秦素那边,也好不到哪里去。



  柳家的人有话说,秦家的自然也有话说了。



  柳氏集团,虽然这集团名字上有柳字,可是这诺大的一个集团,可是你们夫妻两个人的共同财产吧。



  所以自然也有秦家一半吧。



  所以这好处不能全都让你姓柳的给占了吧。



  所以秦素自然也可以从秦家选一个继承人。



  而且这么多年来,他们两夫妻可是给了柳家不少的好处呢。



  而秦素一直以来也没有说过半个不字啊,既然如此,现在这大头,自然是应该属于他们姓秦的。



  还好,秦家的人与柳家的人还没有来得及碰面呢,秦素与柳天赐便说了,他们的女儿柳青青之前只是假死,经过神医之手,现在又活过来了。



  所以你们继续争吧,争得再凶,柳氏集团也和你们完全没有半毛钱关系。



  于是柳家的人与秦家的人虽然都不肯相信,可是柳天赐与秦素两夫妻却是也不再理会他们两边的亲戚了。



  公司是他们夫妻的,他们夫妻最后想要给谁,或者干脆直接捐掉,也和其他的人没有任何关系。



  说白了,这根本只是他们夫妻两个的私事儿,所以又关这些人半根鸟毛的关系啊。



  明明柳氏集团在那些人的眼里,可是一块大肥肉啊。



  但是怎么到了缪如茵与土御门流华两个人的嘴里,便是如此的稀松平常了呢。



  而且柳天赐自问自己还是很有几分看人的眼光的,所以他自然看得出来,这两个年轻人所言非虚。



  他们是真的没有将柳氏集团放在心上。



  而他们所说的,他们不差钱,也不假。



  可是,可是这种感觉……



  明明他们以为他们捧着的是宝贝,可是却偏偏有人不放在眼里,这种感觉还真是,有口难言。



  于是想了想,柳天赐还是开口问道:“你们,你们……”



  土御门流华看了一眼缪如茵,他想他已是知道了柳天赐想要说什么了。



  同样的缪如茵也猜出来了,所以在土御门流华看过来的时候,少女含笑微微点了点头。



  于是土御门流华一指缪如茵对柳天赐道:“柳先生,你可知道,她到底是谁?”



  虽然这具身体是属于柳青青的,可是柳天赐夫妻两个也知道,这身体里的灵魂却不是属于自己女儿的。



  但是现在听土御门流华问这话,莫非附在自己女儿身体上的这具生魂,还很有名不成?



  有名的……



  脑海里一片茫茫然。



  土御门流华轻笑出声:“她叫缪如茵。”



  缪……如……茵!



  柳天赐与秦素两夫妻彼此对视了一眼。



  这个名字,这个名字,似乎有点点耳熟呢?



  不过还是柳天赐率先想起来了。



  “缪如茵,缪如茵,可是,可是那个华夏东缪集团的那个缪如茵?”



  秦素的嘴巴张大了:“这,这,这不可能吧?”



  东缪集团的那个缪如茵,他们两夫妻也看过有关那个少女的一系列报道,只是一个十几岁少女,在没有家世,没有任何背景的情况,居然可以凭着一己之力,白手起家创建了东缪集团。



  甚至还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将东缪集团推向了国际舞台。



  不得不说,这位东缪集团的少女总裁,可是货真价实的商场神话,是一个商界的传奇。



  而且虽然她年纪轻轻,可是却有着非比常人的远见卓识,从智能手机,到经营网络,再到开拓动漫市场,打造游戏平台,手游先驱……



  等等这一系列的举措,在别人还没有想到的时候,她却已经一骑绝尘了。



  为此,柳天赐与秦素两夫妻还没少讨论这个年少成名,却不轻狂的少女呢,每一次都不无感叹,这样的孩子为什么永远都是别人家的孩子呢。



  而每每柳青青听到,总是不高兴。



  甚至有一次柳青青还说,既然你们那么喜欢那个缪如茵,不如等我死了,你们直接让她做你们的女儿好了。



  言尤在耳,倒是没有想到,柳青青居然一语成谶。



  不过,不过,她真的是缪如茵吗?



  “可是,我们并没有听说东缪集团的董事长出事儿啊?”



  柳天赐问。



  毕竟如果不是缪如茵出事儿了,那么她的生魂又怎么可能会去黄泉路?



  如果不是因为她的生魂去了黄泉嘴,那么她又怎么可能会被毛大师召魂召到柳青青的身体里。



  可是如果真的是东缪集团这位少女董事长出了什么意外,那么报纸,杂志,新闻,这些媒体也一定会进行铺天盖地报道的。



  可是却并没有。



  缪如茵悠悠地一笑。



  “先,这是我集团里的那些人扛住了这些事儿,还有一些朋友帮忙,将这事儿压了下去。”



  毕竟她是真的有一段时间没有露面了,虽然现在媒体那里没有报道,可是却并不代表媒体不想报道,不想乱写。



  但是却都被人以各种的方式压下去了,这不只是因为她的那些经理们给力,同样的还有一些她帮过的好朋友们在帮她。



  这些,就算是没有人和她说,她也是能想得到的。



  所以这份情她都记下了。



  “其次呢,就是我不只是一个商人,我还是一个神医,还是一个风水师。”



  神医这事儿,柳天赐与秦素两个人听说过,但是却真的没有听说过,缪如茵居然还是风水师的事儿。



  “不过在商业上,我可从来没有用过风水上的手段,东缪集团在商场上用的也只是商业手段。”



  “哦,同时我还是一名阴阳鬼判,所以才可以出入阴阳两界。”



  所以,她这是在解释她为何会出现在黄泉路。



  不对啊。



  “可是那位毛大师说,你在黄泉路上的时候,是一具生魂。”秦素不解。



  “既然你也说了,你可以自由出入阴阳两界,那总不会你进一次阴界,便要魂身分离吧。”



  缪如茵的眼帘微垂,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打下了一片暗影。



  土御门流华在心底里暗暗地叹了一口气,这事儿只怕是缪如茵最不愿意提起来的事情了。



  于是他侧头看向秦素与柳天赐两个人。



  “这是因为之前出了一些意外,如茵才不得不处于离魂魄的状态去了黄泉路,却没有想到竟然会生这样的意外。”



  “不过柳夫人,柳先生两位可以放心,我与如茵会帮你们解决掉那些人的。”



  柳天赐与秦素两夫妻对视了一眼,秦素突然间道:“缪小姐,不知道,不知道你是不是可以让我们见见我们的女儿,我,我不求让她再活过来了,我,我只想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好不好?”



  柳天赐也连连点头:“正是,缪小姐,我也知道这样的要求是真的很过份,可是,可是我们毕竟是做人父母的……”



  缪如茵叹了一口气。



  “这事儿,我现在没有办法答复你们,毕竟已经过去几天了,很有可能你们的女儿已经进入轮回了,要是那样的话,我也没有办法了,不过……”



  “我倒是可以答应你们,如果你们的女儿还在阴间,那么我会想办法让你们见一面的。”



  “谢谢,太谢谢了!”柳天赐与秦素夫妻两个齐齐道谢。



  只要他们可以再看看自己的女儿,知道她在阴间过得好不好,那么他们夫妻两个人倒是也可以再无牵挂了。



  轿车一路开向他们之前所住的宾馆。



  这一路行来都非常顺利。



  只是在缪如茵与土御门流华送秦素与柳天赐先回房间的时候,少女手刚刚按在房间的门把手上,一张小脸便微微变了变。



  土御门流华的眼睛也微微眯了起来。



  “呵呵,这所说的下次见面,倒是真的很快呢。”



  缪如茵冷冷地一扯嘴角,弧度带着几分嘲讽的意味。



  “看来他们也是很急的呢。”



  声音落下,缪如茵便已经推开了房门,快步走了进去。



  秦素与柳天赐虽然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可是两个人在刚才缪如茵和土御门流华两个人说话的时候,也都听到了,所以心里也有所猜测。



  果然一进屋,便看到那位毛大师正坐在沙上美滋滋地喝着茶。



  而那个美女导游,虽然还苍白着一张脸,可是却穿着一身客房服务员的衣服,低眉敛目垂手地站在毛大师的身后。



  “毛大师,你这是什么意思?”



  缪如茵的语气在这个时候也有些不好了。



  毛大师自然也感觉到了来自少女的冷意。



  当然了,他自然也不是那种不通人情世故的人,可是现在的问题是,不是他不想知礼守礼,可是他们不是着急吗。



  像缪如茵与土御门流华这样的好手,他们真的是很缺。



  当然了,他们同样的还很缺钱,而柳氏集团,按着他们原来的计划,现在已经是属于他们的了。



  可是之前明明将一切都算计得好好的,但是却怎么也没有算计得到,事情偏偏就出了纰漏了。



  所以现在是他们急需用钱的时候,可是他们却拿不出来钱来。



  所以面对缪如茵的指责,毛大师也只能装厚脸皮,呵呵以对了。



  “这位小姐,我真的是很真诚的,想要邀请你和你的这个朋友入伙,一切的条件我们都好谈。”



  现在不是提柳氏集团的时候,毛大师心里还是清楚的,只要这两个人肯点头答应加入他们,那么柳氏集团自然也不在话下。



  缪如茵有些好笑。



  “毛大师,其实在我看来,你现在可是真的没有一点诚意呢。”



  毛大师不解:“我哪里没有诚意了。”



  他现在浑身上下都是诚意满满的好不好啊,所以他哪里没有诚意了,看看,快点来看看他,看他真诚的小眼神,那里面可是满满地写的都是诚意好不好啊。



  “毛大师如果你真的有诚意的话,那么也应该让你们当中那个说话最管用的人来和我们谈吧!”土御门流华笑着接口道。



  “也许你在那里的地位也不低,可是却也不是一个真正可以做得了主的人吧。”



  毛大师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



  美女导游却是不干了:“不许你们这么说我师傅!”



  “闭嘴!”毛大师开口呵斥。



  美女导游立刻便闭上了嘴巴,不敢再言语了。



  毛大师拿出一根香烟,随手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再吐出来,一时之间烟雾包裹住了他的那张脸孔,让人无法看清楚他脸上的神色。



  不过他既然想要那里装深沉,那么只管装好了。



  缪如茵看着秦素与柳天赐两个人微微一笑:“您两位还是先去卧室休息一下吧,放心这里不会有事儿的。”



  秦素看向缪如茵的目光里饱含着浓浓的担心。



  一只素手也是紧紧地握着缪如茵的小手,不肯放开。



  缪如茵安抚性的抬手在她的手背上轻拍了拍,给了她一个放心的微笑:“放心吧。”



  秦素点了点头。



  虽然她到现在还做不到真正的放心,可是秦素也明白,就算是她和柳天赐两个人留在这里也是没有什么用的。



  万一真的有什么事儿,他们两个还是属于拖后腿的那种。



  于是柳天赐与秦素两个人很快便进了卧室,将门关上了。



  直到此刻,毛大师这才将那支吸了一大半的香烟,按在烟灰缸里捻灭。



  “两位,真的不肯加入我们吗?”



  土御门流华笑了。



  “毛先生,我们刚才的话说得还不够清楚吗,是你们自己没有诚意。”



  “既然是如此没有诚意的邀请,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加入啊。”



  毛大师的嘴巴动了动,委腥臊显是想要说点什么,不过还不等他开口呢,土御门流华便直接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要说的话。



  “毛大师,如果换位思考的话,现在你是我们,面对这样的邀请你会点头同意吗?”



  于是毛大师的话便真的再也说不下去了。



  是啊,如果此时此刻,他与这两个异位而处的话,他会怎么办?



  一句,我当然不会答应的话,就在嘴边。



  但是这话他不能说啊。



  同样的,他也无法将我会同意的,这话说出来。



  那样子倒是显得他太过虚伪了。



  虽然他本来就是一个很虚伪的人,可是能装模做样的时候,还是装模作样一下的好。



  沉默了片刻,毛大师点了点头。



  “是我们太过着急了,对不起两位了。”



  一边说着,毛大师一边站了起来。



  “既然如此,那么毛某人便先告辞了,不过她嘛,现在是这里的客房服务员,会为四位好好服务的。”



  言下之意,便是让这个美女导游,留下来监视他们呗。



  缪如茵点头:“如果我们有客房需要,自然会叫她的。”



  客房他们可是花了钱的,所以自然不会给这个女人住了。



  想监视,也得外面去。



  虽然就算是这个美女导游留在房间里,可是以缪如茵和土御门流华两个人的本事儿来说,不想让她看到或者是听到的,那个女人就算是钻尖了脑袋,也照样看不到听不到。



  不过,将一个不是自己边的人,放在自己的眼前晃来晃去……



  缪如茵表示自己真心没有那种嗜好。



  所以,还是哪凉快哪呆着去吧。



  而土御门流华却是已经直接走到门口,一伸手便拉开了门:“两位慢走不送。”



  如此迫不急待的送客,令得毛大师的脸上又是一黑。



  他怎么感觉到自己深深地不被人待见呢。



  好吧,这位直到现在才后知后觉地真相了。



  那两位可不是不待见他嘛。



  毛大师深深地看了一眼土御门流华,被人如此对待,他还是第一次,真心是有点不适应呢。



  不过他他倒是也没有再说什么,直接与美女导游走了出去。



  只是这两个人才刚刚走出去,身后的门便被人“呯”的一声关上了。



  两个人同时回头看了看那关上的房门……



  毛大师的脸色更黑了三分。



  美女导游一脸的不满,她的美目看着自家师傅的脸色,然后忿忿地为自家师傅打报不平:“师傅,这两个家伙太不识好歹了,你对他们也太客气了。”



  毛大师虽然脸色难看,可是嘴上却还是能看得开的:“如果你有本事儿,你也可以这样不识好歹啊。”



  所以想要不识好歹,想要嚣张,前提是你得有那个本钱才行啊。



  如果没有那个本钱,你还玩个屁啊玩。



  而很明显,这个美女导游就属于那种没本事儿的存在。



  至于房间里的那年轻的男女,好吧,虽然不愿意承认,可是却还是不得不承认,那两只可是属于那种有真本事儿的!



  ……



  而房间里,土御门流华冲着缪如茵做了一个鬼脸:“走了,我看啊,不出两天那个姓毛的还得来。”



  缪如茵笑了笑:“之前我让秦天去查这个姓毛的身份,也不知道那个家伙查到了没有。”



  土御门流华一屁股坐到了缪如茵的身边,伸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一口灌下,这才说道:“应该是还没有查出来吧,如果那小子有查到什么,一定会第一时间过来通知你啊。”



  他这边话音才刚刚落下,便听到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土御门流华白眼中。



  “你说这姓毛的烦不烦啊,这才刚走,居然又回来了。他个老小子不嫌累,我还觉得烦呢。果然是一个不知事儿的,也不知道他背后的那个人是不是也和他是一个德性,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如茵咱们就算是要打入敌人内部,也不能这么牺牲自己的心情。”



  一边说着,土御门流华还是重新站起来,走过去开门。



  只是门一开,看到的却不是毛大师的那张脸,而是一张年轻英俊的脸。



  “秦天,你小子还真是不禁念啊。”



  秦天笑着走了进来:“就知道你样想我了,所以我这不是立马把自己打包送上门来了。”



  缪如茵一边随手抛给他一个苹果,一边问道:“说吧,都查到了些什么?”



  秦天一脸的神秘:“还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呢,你们猜,那些人的身份是什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帝少蜜爱之神棍小娇妻最新章节http://www.85zw.com/dishaomiaizhishengunxiaojiaoq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继承两万亿绝世邪神永恒圣王回到明朝当王爷至高使命总裁的小妻子纨绔仙医醉枕江山魔界的女婿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