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路中文 > 锦医卫

荆湖卷 230章 好事成双

锦医卫 | 作者:猫跳 | 更新时间:2018-11-09 22:16:4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神魂至尊傲世九重天带着农场混异界全能戒指医武兵王武极天下绝品邪少异界流氓天尊神座邪皇抢婚:第一杀手狂妃
  230章好事成双

  李时珍呆呆怔怔的坐在房中,不停摩挲着桌子上的一口旧藤条箱,huā费毕生心血写作的《本草纲目》书稿就装在里面。

  沉甸甸的书稿重达三十多斤,不仅是这位老神医毕生心血的结晶,徒弟厐宪、四个儿子和孙nv青黛都为这部巨著付出了辛勤劳动,现在面临不能出版付印的难题,该怎么向他们jiāo代呢?又有多少病人会在开错方、用错yào的情况下死去,就像青蒿里面有香蒿和臭蒿的区别……

  想到这些,李时珍实在惭愧难言,恍惚中他甚至怀疑这部书是不是不合时宜,是不是拾人牙慧,并没有多大的实际价值?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李时珍痛苦的摩挲着藤箱,身为作者他完全明白这部书的价值,但他只是做过八品太医、王府奉祀正这种不入流的xiǎo官,科举也止步于秀才,在文坛上没有丝毫地位可言,不会有任何书商、书店愿意销售他的新书,于是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书稿躺在藤箱之中睡大觉,迟迟不能变成印刷书籍造福黎民。

  到南京来,求早年结识的文坛盟主王世贞题写序言,不料竟碰壁而回,希望落空。

  在这南京城里来来往往的文士才子如同过江之鲫,可谁能懂得这部书的价值呢?李时珍甚至悲哀的预感到,也许书稿在有生之年都无法面世了……

  鸣锣开道的声音从街上传来,李时珍如同槁木,充耳不闻,直到仆役在外头拖长了声音通报应天府王老先生来拜,他才如梦初醒,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可很快他又苦笑着坐了回去,王世贞来拜应该是找秦林的吧,这位世侄倒是颇有些翻江倒海的手段,在蕲州就把荆王父子唬得一愣一愣,来南京又是风生水起,虽是从五品锦衣卫副千户,就有朝廷正三品大员和他往来结jiāo。

  不过,李时珍也有身为医者的自尊,如果要凭秦林的关系去求王世贞写序,却是他不能接受的,如果序言是看在面子上作出的谀辞敷衍,那不仅是对他的侮辱,也是对这部鸿篇巨制的侮辱。

  “爷爷,王府尊来拜访您啦,”mén吱呀一声被推开了,青黛喜气洋洋的走进来,“王府尊都等在客厅上了,爷爷怎么还不出去?”

  拜访我?李时珍兀自不敢相信,直到青黛再次点头,他才提起箱子慌慌张张的往外走,不,几乎是xiǎo跑了。

  或许这就是时代的悲哀,若干年后王世贞复古主义的文学思想狗屁不值,应天府尹的官衔也成为粪土,倒是游戏之作《金瓶梅》广为传播;

  李时珍此时急于求得评价、推荐,“乞一言以托不朽”,煌煌巨制《本草纲目》竟要借王世贞的序言才能不朽,然而数百年后,真正不朽的恰是李时珍和他的巨著。

  王世贞坐在大厅客位,陆远志跑上跑下的端茶送水,他也希望师祖的书能够成功出版。

  王世贞和李时珍并没有多么深的jiāo情,当年只不过泛泛之jiāo,又隔了这么些年头,也许他连李时珍这个名字都有些记不清了。

  可看到一位清瘦矍铄的老人提着藤箱疾走而出,王世贞立刻满脸欢笑,像老朋友一样抓住对方的胳膊,极其热情的道:“老友啊老友,元美(王世贞字元美)愧对你呀!家仆无知,竟将老友你也挡驾,元美今天才听管家说起,这就负荆请罪来了!”

  王世贞不仅是朝廷正三品大员,执掌心脏重地的应天府尹,还是声名赫赫的后七子领袖、文坛盟主,在李时珍心目中的地位比荆王父子都要高,此次前往南京,到底能不能得到他的支持,李时珍自己也心头惴惴。

  没想到甫一见面王世贞的态度竟然比想象中热情百倍,老神医只觉受宠若惊,意外的惊喜叫他的心跳得比平时快了许多,jī动得不知说什么才好,只是翻来覆去的念叨:“客气,王府尊太客气了……”

  倒是王世贞见惯了求题跋的文士,不以为异,越发谦恭的请李时珍取书稿出来拜读。

  仔仔细细看了足有大半个时辰,王世贞才掩卷长舒一口气,啧啧连声的赞叹:“老友的巨著,实是了不得的呀!真乃xìng理之jīng微,格物之通典,帝王之秘录,臣民之重宝,元美若能有幸写下后跋,将来必借此书扬名后世而不朽。”

  王世贞不是笨蛋,身为文坛盟主自有一番见识,一看就知道《本草纲目》是了不得的煌煌巨制,现在的确是他推荐这部书,不过将来他必以曾推荐此书而更添声望。

  李时珍听了这话却是一愣,迟疑着问道:“为何只是后跋?这前序……”

  “这本大作,本官可没资格写前序呀,”王世贞笑着从怀中取出一份文件:“元辅少师张先生早就写好了序言,嘱托元美转jiāo给东璧兄。”

  什么?李时珍被突如其来的幸福冲得头脑晕晕乎乎的,一时间神思恍惚。

  张居正以首辅身份执掌朝政,文名也极盛,若能得到他的褒奖,真正才是一语之褒胜于华衮。

  不过他是朝廷头号顾命大臣,上辅佐少年天子,下推行改革新政,朝廷大大xiǎoxiǎo的事情都要他一言而决,忙得不行,等闲不替人写什么东西,去年一位侯爷辗转托他写幅十来个字的中堂,都被拒绝了呢。

  现在张居正竟然会替一部医书题写序言,绝对是莫大的殊荣,也是对《本草纲目》的难能可贵的肯定。

  李时珍双手颤抖着,期待的同时又害怕是场空欢喜,终于将书信打开。

  却见字迹端正大气,正是张居正最著名的馆阁体手笔,下面图书鲜红,是一颗闲章——乍一看似乎题序用闲章不太恭敬,但张居正身为首辅,用正式印章将来印在书上反而叫李时珍有趋炎附势的最]好o嫌疑,用非正式的闲章则表示张居正纯粹是以一个读书人的身份来给这部书作序,这就越发难得了。

  殊不知是张紫萱身边并没有父亲的正式印章,这枚闲章是张居正不用了的,她挂在扇子上当扇坠儿,正好派上用场。

  李时珍本来很奇怪为什么张居正提前就写好了序言寄过来,想想秦林和张家三位公子xiǎo姐jiāo情很好,必是从秦林口中得知了自己要来南京的消息,自己早年曾经为张敬修治过病,张居正写序作为答谢也很正常。

  王世贞当场挥毫用印写下了后跋,里头当然充满了赞美之词,又寒暄几句,这才以公务繁忙为由告辞离去,还邀请李时珍上元节时到他家做客。

  送走王世贞,李时珍在厅上坐了一阵子,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师祖,师祖魔症了?”陆胖子正收拾王世贞的茶杯,吓得手一哆嗦,就把茶杯摔碎了。

  却见李时珍站起来不停的踱着步子,嘴里喃喃的念叨着:“总是有识货的,终于有识货的伯乐啦,哈哈……”

  停了停,李时珍又老泪纵横,拍着藤箱道嚎啕大哭。

  时而哭时而笑,莫不是得了疯病?

  “糟糕,”陆胖子浑身féiròu一哆嗦:“师祖,师祖你没疯吧?不得了,秦哥不该把徐疯子接回来,原来这疯病是要传染的,如今连师祖疯了……”

  “呸,我才没疯,”李时珍笑眯眯的,不计较陆远志的胡说八道,倒是瞪着眼道:“疯病如何会传染?你学艺不jīng,老夫就和秦世侄孙说,把你nòng回蕲州医馆回炉重新学过!”

  啊?陆胖子哭丧着脸,“师祖啊,徒孙都是总旗衔了,还去做学徒?您这不坑人吗?”

  李时珍把胡子一吹,眼睛一瞪:“就做到将军,也不能欺师灭祖。”

  说话间秦林从外头走进来:“太世叔,陆胖子,你们说什么呢?”

  李时珍高兴得像个孩子,把秦林一拉,xiǎo心翼翼取出张居正和王世贞的题跋,得意的给他看:“瞧瞧,瞧瞧,高山流水遇知音,张首辅和王元美都替老夫写了序言和后跋呢!”

  秦林装作非常吃惊的样子,睁大眼睛,喜道:“真的?本来嘛,太世叔的书乃是医yào巨著,张首辅和王府尊都是识货的人,当然欣赏您老的书。”

  青黛从通往后宅的mén那儿探出身子,冲着秦林吃吃的笑,那xiǎo模样可爱极了。

  李时珍又狐疑的打量打量秦林:“不过,你也知道点消息吧?张相爷是从哪儿知道老夫要来南京,提前备好序言呢?”

  秦林不假思索的回答大概是腊月里,无意中和张家兄弟提到的。

  李时珍闻言自是深信不疑。

  “嗯,将来印书,太世叔能否在作者当中加个名字?”秦林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李时珍眉头一紧,没有急着回答,捋着胡须慢慢问是谁。

  秦林笑道:“就是青黛,侄孙想把青黛的名字也列上去,毕竟很多yào物的chā图都是她画的。”

  “你xiǎo子,真是的……”李时珍眉头舒展,没好气的瞪了秦林一眼,然后答应了这个要求。

  青黛听见了倒有些不好意思,xiǎo脸儿红红的,不过想到自己也可以在爷爷的书上列名,又觉得格外高兴,若不是碍着人多,她就要甜甜的亲秦林一下啦。

  不过,单独相处的时间总是有的……——

  月票,这两天投是双倍哦,咪呜~~
锦医卫最新章节http://www.85zw.com/jinyiwe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继承两万亿绝世邪神永恒圣王回到明朝当王爷至高使命总裁的小妻子纨绔仙医醉枕江山魔界的女婿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