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路中文 > 驱魔师在现代

059 尘埃落定

驱魔师在现代 | 作者:闻人十二 | 更新时间:2018-11-08 23:40:3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神魂至尊傲世九重天带着农场混异界全能戒指医武兵王武极天下绝品邪少异界流氓天尊神座邪皇抢婚:第一杀手狂妃
  吴队在收到易无机发过来的录像的时候内心是崩溃的,海总的事都还没解决呢,现在又冒出来一个朱局长,这几个人真是太能折腾了!

  不过吐槽归吐槽,吴队在面对工作的时候还是很认真的。

  视频里,朱局长几乎是有问必答,吴队当然注意到了那个问话的年轻女孩子,他刑讯经验丰富,很快就看出朱局长是被这个女孩子给催眠了,而且之前在海总家里,他还亲眼见证了这个女孩子超度亡灵。

  吴队想想都不由自主打个寒战。

  这些特殊警察,还真是多才多艺啊……

  等吴队赶到教育局的时候,朱局长办公室里的闹剧已经落下了,办公室外围着不少人,朱局长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还有道道抓痕,白母在一边泣不成声,白父则唉声叹气抹着眼泪。

  朱局长对自己的供词概不认账,事实上,蔺苒催眠得来的结果给冥府交差是足够了,但在阳世法律上,却并不具备多大的法律效力,警方并不能够根据这份供词就对朱局长定罪。

  但只要有了这份供词作为参考,给出一条明确的指向,还怕查不出来什么吗?更何况朱局长做局长的这几年,又岂能真的干干净净挖不出一点黑料?

  剩下的事蔺苒帮不上忙,她只安慰了白父白母两句便默默退开。

  于九道带着易无机苏悦和两个人跟了上去,笑眯眯地夸赞:“丫头懂得还挺多,比我这两个徒弟可出息多了。”

  易无机&苏悦和:“……”老头子你夸人归夸人,让我们躺枪算什么鬼!

  蔺苒没法解释,只无奈笑了笑,“前辈过奖。”

  于九道摇摇头叹气,“我们这儿的事完成得差不多了,过两天就要回帝都。小丫头,老实说,凭你的本事,真的要一辈子窝在这个城市,就守着一间道观吗?”

  蔺苒眨了眨眼,隐约听出了一点他的弦外音:“前辈的意思是……”

  于九道笑起来:“我们特情部专门为处理各类超自然事件,常常全国遍地跑,一直都缺像你这种人才,丫头,说实话,我很看好你,想诚心邀请你加入特情部,以后有什么灵异事件,大家一起解决,也算有个伴。”

  “这次黑巫跑了,往后必然还会出来作乱,我们掌控着全国灵异事件的第一手消息,这里面也会有你想要的,等抓到了黑巫,既是为民除害,也是为你师父报仇雪恨。何况在这个社会,有点关系门路办什么事都方便,有了这层身份,往后你也不用处处掣肘,至于薪酬方面,我可以允诺你七位数。”

  前面的话蔺苒听了也没太当回事,直到听到七位数时眼睛豁然一亮。

  “卧槽,狗子狗子,快帮我算算,七位数是多少钱!”

  [……你有点出息好吗?]

  系统默默嫌弃,转过身就开始掰着小短手计算,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卧槽,百万啊!$_$

  系统激动地挥起手:[宿主酷爱答应他!$_$]

  “……你怎么比我还激动?”

  系统瘪瘪嘴,[爸爸,我的能量瓶就靠你了!]

  蔺苒:“……”MDZZ!

  于九道见蔺苒没回答,倒也不急,取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你也别急着给我答复,这件事你可以再多考虑考虑,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如果决定了,随时可以告诉我。”

  蔺苒含笑收下。

  于九道就带着两个徒弟先行一步,苏悦和在走之前脚步一顿,忽然走到了蔺苒面前,小声说了句:“谢谢。”

  蔺苒不明所以:“啊?”

  苏悦和目光微闪,轻声道:“之前在海宅里,蔺道友把我推开,海总的子弹才没有射中我……谢谢。”

  这件事,苏悦和要是不提,蔺苒自己都忘了。

  她那是因为有金钟罩效果加持,知道子弹肯定打不中她,所以下意识地就替苏悦和挡了一把,可在对方眼里,就成了她舍命相救。

  呃,这可真是个美丽的误会……

  苏悦和的五官十分精致,可惜给人的感觉从来都是清清冷冷,和案子无关的事,她从不会多废话一句,这时候即便只是来道谢,也多少看得出来她的不自在。

  蔺苒本来想嬉皮笑脸地一带而过,可看到她那个样子,不知怎么突然来了点恶趣味。

  蔺苒欺近几步,一手勾住她的肩膀,咧嘴笑开,“我说妹妹,要感谢难道不应该有点实际行动吗,比如以身相许什么的?”

  苏悦和一怔,没料到这一出,瞪大眼有些不知所措。

  “你,你年纪比我还小呢吧!”对上近在咫尺那双眸子,苏悦和的脸色腾得一下全红了,推开她的手,语无伦次,“你……算了,不跟你说了。”

  苏悦和急急忙忙回了车上,好像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还险些被自己的高跟鞋绊倒。

  蔺苒看得捧腹大笑。

  系统无语地哼唧了声:[不娶何撩?]

  “呦吼,你懂得还挺多的啊!”

  [……]辣鸡宿主!迟早药丸!

  解决了一个主线任务,蔺苒可谓大丰收,积分攒到了2190,还多了一个上等攻击型法器。

  蔺苒掏了掏口袋,掏出了一支……钢笔?

  “狗子,给我解释一下。”

  系统双手插腰,[为方便宿主携带,特做出人性化设计,在平时,降魔杵的外形是钢笔,当宿主需要使用时,只需注入些许法力,就可以恢复原样。]

  蔺苒照着系统说得注入了一点法力,手里的钢笔瞬间变成了一支半尺多长的降魔杵,道法雄浑,灵光闪闪。

  蔺苒挑挑眉,“怎么变回去?”

  [请宿主默念三遍变钢笔。]

  “……”怎么觉得有点二呢?

  不过在默念三遍之后,降魔杵确实变回了钢笔,蔺苒随手就给放进了口袋,“狗子,这样法器爸爸很满意!”

  系统:[那是不是应该有什么奖励?o(*////▽////*)q]

  蔺苒嘴角一抽,给它充满了能量瓶,系统欢快地扑了过去。

  ……

  梅兰市出了一件大事,著名企业家海岩突然过世,令无数人感到意外,海岩死因不明,经警方介入调查之后,官方答复乃是疾病去世。

  与此同时,梅兰市教育局的朱局长因涉嫌贪污受贿被革职查办,与之同时落网的还有星罗集团的一位史姓经理,但在海总过世这样的大新闻下,此类消息压根没激起半点水花。

  黑巫已经不在梅兰市,蔺苒回到公寓,看到默默蹲在客厅一角的过明,嘱咐道:“郭东那里已经没危险了,你如果想报复现在就可以去,这本来便是他们欠你的因果,我不会干涉,但有一点我希望你明白,最好不要给自己沾上业障。”

  过明双眼一亮,对着蔺苒再三拜谢,然后就回去找郭东和蒋方娜寻仇,后来这两人也来找过蔺苒,口口声声说他们知道错了,以后不会再犯,来请她帮忙请走小鬼,蔺苒也置若罔闻。

  后来听说郭东的小公司宣告了破产,过明也在这之后过来找她,蹲在她的门口可怜兮兮,“法师,我没地方去了,求法师收留我。”

  自此以后蔺苒多了一个看门鬼,此为后话不提。

  知道了清惠法师的具体死因,蔺苒回去后便和庞薇说了这其中的因果,她不是原主,即便知道了这件事,也没有太大感触,但作为清惠法师养大的孩子,庞薇有权知道自己师父的死因。

  蔺苒本来以为庞薇会痛哭一场,可这个便宜师妹似乎比她想象的坚强得多,只是红着眼睛问她:“那个害了师父的黑巫呢?”

  “跑了,不知道去了哪里。”蔺苒摇摇头,“以后也许他还会再出来作恶,但就目前来讲,确实无迹可寻。”

  庞薇低头默默流泪,好半晌抬眸恨声道:“师姐,我们一定要为师父报仇!”

  蔺苒颔首应是,不仅是身为驱魔师的职责,便是为补偿原主的因果,这件事她也推脱不得。

  末了蔺苒又和她说了特情部的事,庞薇怔怔问道:“师姐的想法呢?”

  蔺苒的想法……说实话,在于九道和她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她就基本有了决定。

  一个驱魔师是不可能永远只只在一个地方的,蔺苒幼时便随着师父四处游历,四海为家,所有的本事见闻都是在历练中慢慢养成的,她从来没有一个固定的居所,走到哪就是哪。

  那个时候的驱魔师,不像现在这样多数会被当成骗子,没有了路费她随时都可以挣,旅途艰险,并不安逸,但降妖除魔的日子同样酣畅淋漓。

  蔺苒习惯了漂泊,在梅兰市的这段时间,更多的是她在适应这个时代,特情部能提供给她想要的东西,蔺苒没理由拒绝。

  她没有回答,但庞薇已经猜到了她的选择,虽然以后师姐不会经常留在道观,但她也该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

  “师姐,你安心去吧,道观有我就够了!”

  蔺苒不由失笑,“有你什么呀,这道观的归属到现在还没有具体着落呢。”

  于九道有句话确实说到了她的心坎里,在这个社会,有点门路关系什么都方便,她想要加入特情部,其实也是想要搭上这条线,以后说话也能有些分量。

  第二天清晨,蔺苒起了个大早。

  她现在租的公寓是一片居民小区,下面就是个健身场,大清早的已经有几个老人在晨练,或是打太极,或是练太极剑。

  蔺苒看了看系统屏幕,之前也算是帮着警方解决了两个案件,加上在晚宴上给一些小姐贵妇算命看相,声望上升得还挺快,主线任务的累计声望已经达到了92,已经完成在即。

  她看到楼下的场景,穿了身练功服拿起桃木剑就下了楼,对着一个练太极剑的老人笑道:“老爷爷,练剑呢,一起啊!”

  老人奇怪地看了她一眼,看了看她的年纪,笑着摇摇头,“小姑娘年纪轻轻的,还懂舞剑?”

  “那是,以前常跟着我家老头子一起练,不谦虚地说,我剑术很不错呢!”

  老人笑呵呵地点头,“行行,那你来两下。”

  蔺苒挑挑眉,扬剑起舞一气呵成。

  太极剑共四十二式,动作柔和舒缓,动静结合,内外合一,简单易学,又有延年益寿强身健体的功效,很多老年人每天都会练上几遍。

  蔺苒确实练过这种剑法,舞起来时有板有眼,动作相当标准,加之她本来便是术士,太极剑又是道门剑法,更是如臂使指,旁人看起来,便觉得她舞的剑法格外美观大方。

  老人有些惊讶,这小姑娘的太极剑舞得可比他好多了,于是也拿起剑和她一起练,旁边几个老人见状也都跟过来凑了个趣,没有长剑在手,就随便折了一根树枝,蔺苒又有意放慢动作,等着众人跟上。

  一套练完,老人们纷纷让她再来一遍,蔺苒放下剑,又打了套拳法。

  太阳渐渐高升,逐渐有上班族出了门,看到健身场上一个小姑娘带着一群老人在练剑打拳,都觉得有趣,不由多看了几眼。

  系统的提示音响起,声望值缓慢地往上滚,蔺苒打拳打得便更加起劲。

  “小姑娘真有两下子,今天一套打下来,都觉得浑身舒畅。”老人舒展了一下身体,笑容慈祥和蔼,“明天还来不,我叫上我老板一起。”

  蔺苒点头笑道:“行啊,人越多越好呢!”

  和几位老人道过别,蔺苒回去冲了个澡,刚吃完早饭,就接到了市宗委主任的电话,只不过这次不是催她换负责人的事,而是要她去市宗委办个手续,以后她就是有间观的负责人了。

  “主任,您没拿我寻开心吧,我不是年龄资历都不够格吗?”

  “这凡事不是都有例外吗,你都在那住了十几年了,老负责人又是你师父,这清惠法师过世了,不是很正常的吗?”主任含笑打着哈哈,过后又语重心长叹道:“唉,丫头,你要是早说你认识中央的人,我这也不会给你出这个难题啊,都是叔不好,叔给你赔个不是,你别放心上啊……”

  蔺苒和主任寒暄客套了一番,默默挂了电话,想了想又拨通了于九道的号码,还没开口,就传来对方得意的声音:“怎么样丫头,这个礼物满不满意,老子够诚意了吧?”
驱魔师在现代最新章节http://www.85zw.com/qumoshizaixianda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继承两万亿绝世邪神永恒圣王回到明朝当王爷至高使命总裁的小妻子纨绔仙医醉枕江山魔界的女婿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