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路中文 > 我当鸟人的那几年

第一百九十章 风雨前的安静

我当鸟人的那几年 | 作者:崔走召 | 更新时间:2018-11-09 08:48:2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带着农场混异界傲世九重天异界流氓天尊武极天下绝品邪少风骚重生传网游之傲视群雄龙组特工神魂至尊天域苍穹
  第一百九十章风雨前的安静

  听完崔先生这么说,李胖子眼神一亮,他本来想问这里面有没有女的,但是他忍住了,这次长了个记性,给了张是非一个眼色,想让他问。

  张是非苦笑了一下,他自然明白李胖子想说什么,但是他却没敢吱声儿,虽然说崔先生对他比对胖子强一些,但如果他就这么直接跟崔先生说‘有美女没’这种话,估计以崔先生的性格照样儿会二话不说脱了皮鞋往张是非的脸上招呼的。

  于是他便问道:“名人?都谁啊?”

  “大师兄呗。”那崔先生说道这里,竟然跟易欣星他们一起笑了起来,张是非倒是有点纳闷儿,什么大师兄?一旁的李兰英有些不解的问道:“那是……分头哥,我能说话不?”

  崔先生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李兰英这才开口说道:“大师兄是谁啊,你们师兄弟么?”

  他话一说完,易欣星又乐了,只见他对李兰英说道:“这笨呢,西游记没看过么八戒。”

  我x原来是猴子张是非李兰英连同那蔡寒冬听完易欣星的话后都是满头的黑线,心想着分头和呆子这哥俩咋就这不着调呢?齐天大圣都干出来了?

  这玩笑开的,实在是太不伦不类了,于是张是非苦笑着说:“不对啊,那不是书里面的人物么?怎么还真有?”

  崔先生点了点头,煞有其事的说道:“其实我们谁又能知道,自己是不是书里的人物呢?人生不就是这样么,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剧本,只不过我们只有到最后一刻才能了解自己剧本的大纲,不要去怀疑任何的事情,不要让任何的东西蒙蔽你的双眼,专心做你自己的角色,这样也许会更快乐……好了,不废话了,咳,最近废话有点多,说正题吧,刚才我说的,确实是真话,想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也吓了一大跳,但确实如此,你要明白,酆都这种地方是货真价实的有进无出,即使出去了也是另外一个人,但是大师兄却能做到群嘲地府无压力,是为恒古第一人。”

  去你个无压力,去你个第一人,见那崔先生满嘴又开始跑火车,张是非心中这个不屑,心想着第一人个屁,而且,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真有大师兄,可是丫充其量也就算个名猴儿,或者名猿,也不算名人啊。

  所以,这张是非还是决定自己被崔先生给忽悠了,但是没办法啊,谁让人家是老板呢,于是张是非只好苦笑了一下,边给自己倒酒边对崔先生说道:“恩,了解了,还有呢?我真有点弄不明白,你说的名人定义是什么。”

  那崔先生想了想,然后便对张是非说道:“能大闹了地府的就算名人呗,自古以来能跟地府对立的,到现在为止就三个,一个是大师兄,刚才已经说过了,想必电视剧你也看腻了,每年过年的时候都强制播放,现在说说第二人,这第二人有点门道,他的名字叫做华光祖师,他跟咱们一样,都是搞修行的,不过他修行的比咱们狠,得道成仙了最后。”

  “额,是么。”听崔先生嘴里说出‘得道成仙’这四个字儿,说实在的,张是非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可能是跟他得经历有关吧,张是非明白,人要是‘得道’以后就会先去瀛洲报道,在刘伶的那个村子里窝上些日子才会正式挂牌儿成仙,这让张是非和李兰英打心眼儿里不怎么感冒,什么狗屁神仙,一堆老犊子。

  一说神仙,张是非和李兰英的脑子里又浮现出能睡成骷髅的老年痴呆陈抟以及那常年把小兄弟露在外面晒太阳的矮子刘伶,还神仙呢,我呸。

  那崔先生继续说道:“要说这华光祖师成仙以后却十分的异类,并不像是别的神仙那样,自己成仙,现世的爹妈都撒呦那拉抛在脑后,他成仙以后,时常惦记着自己家中的老妈妈,于是一日安奈不住偷偷溜下界来想探望一下自己年迈的母亲,可是没想到的是,天上一日,人世间早已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的母亲早已身亡,华光无比悲痛之下,竟算出自己的母亲此时竟然在地府受苦,于是他便不顾一切的闯入了地府。”

  张是非望着崔先生滔滔不绝的说着这些故事,心里想着,别说,这个还真比大师兄的那个有意思多了,于是他便问道:“然后呢?”

  那崔先生说到:“别着急,你听我往下讲啊。”

  崔先生的口才确实不错,众人都听的津津有味,虽然大半的人都听过这个故事,但是他们也很乐意让崔先生再将这个故事向下一代阴阳先生们讲述,毕竟这是一种文化的传承,崔先生说,那华光祖师临行前,有很多仙家道友阻拦,他们对华光说,你早已得道,尘缘以了,此去地府,必定是万劫不复,而这你又是何苦?

  那华光坚毅的回答道:生我者我母,养我者我母,今我母受无边苦难,去救则万劫不复,不救则永生苦楚,有何分别?说罢,华光便毅然决然的前往了阴市。

  果然是条好汉,张是非听崔先生讲到了这里,心里不由的开始敬佩起这个神仙了,感情神仙里也有这么血性的爷们儿啊,张是非感叹道,那华光说的话很对,生他养他的都是他老娘,如果成了仙以后连娘都不认了,还这神仙跟孙子又有什么区别?

  崔先生见众人被故事吸引,便又继续讲了下去,那华光祖师本是小神,正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神仙鬼怪其实跟凡人都一样,打个比方,这就像是你一毫无背景的片儿警,独自一人去求一个监狱长让他放了你牢房里的母亲一样,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华光本想说服阎王,高高在上的阎王自然不会听一个小神的屁话,多次交涉无果后,华光终于爆发了,他前往了地狱,抓着机会再十八层地狱里挑起了暴,一次性的放出了恶鬼八百万,顺便趁乱救出了自己的母亲。

  “纯爷们儿”李兰英不住的举起了大拇指,太过瘾了,这才是真汉子啊。

  崔先生摇了摇头,然后说道:“别夸的太早,凡事都有两面性,其实咱们现在社会里会有诸多妖魔鬼怪,也是拜他老人家所赐,那八百万恶鬼被放到人间,从此人世间便永无宁日了,虽然说最后那些鬼魂尽数被抓回,但是这一举动打破了天道的格局,所以妖魔鬼怪便趁机繁衍生息,我们人间为了对抗这些个脏东西,便延伸出了洗手各派索偿专门对抗邪秽之物的职业,也就是我们阴阳先生。”

  “照你这么说,那花光祖师在某种程度上还算得上我们的祖师爷了?”张是非问道。

  “可以这么说。”那崔先生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只不过,心里知道就得了,我们这一行,注定见不了光,不属于任何一个流派,也没有任何的背景,这样最好,明白么?”

  不明白,张是非心里暗道,但是他没有说出来,那崔先生似乎说上瘾了,便又对众人说道:“不过花光祖师之后的故事更加离奇,还跟咱们渊源极深,但这里就不细说了,刚才说了两个,严格上说,他们都算不上什么名人,因为一个是猴子,就算是他通人性吧,还有一个是神仙,但是这神仙却比一般的人还像人,接下来我说的这个,却是货真价实的‘人’。”

  “等等。”张是非听他说道此处,不禁插话道:“你说人?人也闹地府了?”

  崔先生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当然了,这个人可真是我偶像,他的名字,叫做‘小银龙’。”

  小银龙?这名字听上去真土,好像是山寨版的白龙马,张是非心里想道,都说白龙马蹄儿朝西,托着唐三藏带着仨儿子,可是电视上也没演它下地府救妈啊,更何况它妈应该是龙吧,这应该算得上是种族纠纷了吧,等等,我想啥呢?张是非摇了摇头,怎么又开始胡斯乱想了。

  只见那崔先生说道:“那小银龙相比之前那两个人,虽然说力量上可能比不上,但是最大胆的一个,他重创了牛头马面黑白无常,大闹了地府之后便文献上便没了记载,不过即使到了现在,地府还立着他的雕像,作为一个大逆不道的人,这是何等的殊荣。”

  确实,张是非心里想着,都把地府给闹了地府还给立像,确实是一号人物,虽然牛头马面他没见到过,但是无常他前些日子刚碰见,那老吊死鬼的威力,简直让他不敢直视,真想不到竟然还有人类可以将其重创,真是不简单啊。

  不得不说,这正是看山跑死马,别人永远是最猛的,张是非忽然又意识到了自己的渺小,他心里感叹着,自己什么时候能像是崔先生所说的那三位一样呢?

  崔先生说到了这里,一旁的那刘雨迪终于吃饱了,这饭量,不得不说,李兰英都吃不过她,真是纳闷儿了,她吃这么多的东西,为啥都不胖呢?这些脂肪卡路里都消化到哪儿去了?只见她伸直了细腰,擦了擦油腻的小嘴,然后好像十分幸福的打了个饱嗝,然后才恢复了之前的那淑女形象,只见她对着袁大叔笑着说:“大叔,还是你这儿的东西最好吃了。”

  他们是老相识,袁大叔似乎很疼这刘雨迪,他虽然眼睛瞎了,但是却笑的十分开心,爱吃就好,爱吃就好,他说道。

  刘雨迪伸了个懒腰,然后看了看表,便对着崔先生说道:“不早了,咱回吧。”

  崔先生点了点头,然后又跟那袁大叔聊了几句,便结账领着大家出门了,今天晚上似乎很适合散步,空气不冷不热,夜风吹在脸上十分舒服。

  崔先生心情很好,走在了最前头,张是非跟他并肩而行,见他们与后面的刘雨迪拉开了些距离,张是非这才开口轻声问道:“哥,你打算咋整。”

  “什么咋整。”崔先生有些愣了。

  张是非小声的说道:“那董珊珊呗,你不是说她要找你么,给你打电话没?”

  “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八卦了。”崔先生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打了啊,明天我俩见面。”

  张是非心里一愣,他见这崔先生就跟个没事儿人似的,不由的说道:“你打算怎么见啊,不告诉刘姐?”

  崔先生耸了耸肩,然后对着张是非语重心长的说道:“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更何况……我即使不告诉刘雨迪,这丫头也会算出来的。”

  说到了这里,崔先生下意识的回头,发现刘雨迪正望着他,若有所思的笑着,她的眼睛再黑暗中炯炯有神,仿佛已经洞彻了一切似的,崔先生顿时苦笑了,他趴在张是非的耳边小声的对他说道:“看见没,你啊,以后找对象千万别找会算卦的,这都是经验。”

  张是非听到后也苦笑了,他心想着,我不要你这种经验,要说崔先生和刘雨迪这俩人还真有一闹,张是非平时都看在眼里,比如崔先生来说,他一个月只能抽一盒烟,这就是刘雨迪规定的,也是崔先生亲口承诺的,但是男人都明白,有的时候自己的誓言跟自己的做法有些不一样,比如有时情绪上来了就多抽了两根(特别是这两天),可是以后怎么办呢?

  崔先生只好便向的藏烟,他不敢多藏,顶多一根两根的,藏在福泽堂屋子里的隐蔽角落,可是奈何这刘雨迪却十分的神奇,只要埋进屋子里,帮着崔先生打扫的时候,都能将那些烟尽数翻出,更绝的是崔先生的钱也是刘雨迪帮着管,崔先生想藏点私房钱都不行,就算藏到内裤里都能被刘雨迪发现,可见,这会卜算的女人有多么可怕。

  幸好梁韵儿不会算卦,这一点张是非十分的欣慰,不过一想到梁韵儿,张是非便又叹了口气,明天,明天梁韵儿便回到哈尔滨了,该来的始终会来,他望了望崔先生,心里想着俩人的命怎么就这么像,都是明天要解决感情问题,但崔先生跟张是非比,毕竟是老油条,张是非此时有点先跟崔先生说咱俩组团去算了,但是一想,这样太不方便,有些话反而更说不出口,算了,各安天命吧。

  走到了路口,由于天已经很晚了,崔先生特别放了两人的假,毕竟明天都有些事情,于是李兰英和张是非便打了个车先走了,他俩上车后,张是非在车子里见到那崔先生似乎在跟蔡寒冬说着什么,张是非刚想将脖子伸出车窗询问,计程车便开动了,张是非心想算了,自己别这么八卦下去了,跟老娘们儿似的,爱说啥说啥吧,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于是,出租车便载着这俩人在午夜的街道上行驶,一排排的路灯闪过,街道仿佛没有尽头,张是非坐在前排,从车窗中望出去,城市已经陷入了沉睡,天上的月亮已经变圆,就好像是少女的那啥一样洁白。

  明天,将几人欢喜几人愁呢?张是非叹了一口气,他叹气时闭上了双眼,丝毫没有注意到此时此刻,街角处正有一个黑影在注视着这辆计程车,那显然是个人影,站立在楼层的阴影之中,那眼睛没有眼白,有的,只是丝丝的邪气。

  让我们把时间回到几天以前,在蛇洞山的蛇洞之中,那燃西大发雷霆,众高级卵妖都不敢言语,生怕再惹到正在气头上的母亲,幸好,那卵妖小五的一句话使燃西稍微平静了一下,它对着身前的众卵妖说道:“现在小八小九全部惨死在人类的手上,这事,你们说该怎么办。”

  众卵妖这才敢小声的讨论,那竹竿男觉得这是个表现的好机会,于是便起身说道:“母亲,事到如今,只能多派几个兄弟一起去了,算我一个,我定要将那杀我手足之人碎尸万段也好解解咱们的心头之恨。”

  听完竹竿男的话后,燃西没有言语,而是转头问了问还跪在一边的鼠哥,只见他说道:“小一,你有什么意见么?”

  那中年人外表的鼠哥低着头,说道:“没有。”

  这两个字说的是毕恭毕敬,燃西叹了口气,然后又转头问那老五:“小五,你说呢?”

  那小五想了想,然后说道:“母亲,我觉得这么做不妥。”

  竹竿男皱了皱眉头,见自己提出的计划被否,心中难免不悦,但他深知这老五的厉害,于是也不敢想对光头老十那般的造次,燃西说道:“额?为什么呢?”

  老五想了想,然后对着燃西柔声说道:“因为母亲计划在即,十二又下落不明,我们不能再损失任何的兵力了。”

  那竹竿男听老五这么说,顿时再也忍不住,它冷笑了一下,然后对着那老五不阴不阳的说道:“那照你这么说,我们岂不是怕了那几个人类?还要忍了这个窝囊气?难道被杀的不是你的兄弟么平时的盛气凌人哪儿去了?”

  竹竿男的话显然还有别的含义,别人不知道,但是那地上的老十却十分明白,他知道这是竹竿男故意说的,显然要让那老五在燃西面前下不来台。

  但是那老五却并没有生气,表情依旧十分平静的说道:“我只是不愿意低估任何的敌人,我想,小八小九就是这么死的吧,另外,不要用兄弟这两个字,这两个字在你口中说出就是一种亵渎,平时也没见你这么团结,现在为什么忽然转性了?”

  “你…………”这波澜不惊的一席话,呛得那竹竿男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众卵妖开始议论纷纷起来,确实,他们这些卵妖,明面上是兄弟,暗地里却只是独立的武器罢了,你见过哪个砸人的锤子有感情的?

  燃西叹了口气,然后说道:“算了,别吵了,小五,说说你的想法吧。”

  (两更并一更,求票求推荐~~同时感谢今天打赏的朋友们:piailou,只是大蛇丸,酒馆小调,胡萝卜贩卖户,忧伤的45°,洋果子杜,热小狗,蒲公英_约定,碎月无聊,腹黑的小毛驴,感谢甜菜小汤和当哩当的588谢谢)

  (这些日子更新确实晚了,抱歉,所以我决定明天开始提前更新,多谢支持,明天见)
我当鸟人的那几年最新章节http://www.85zw.com/wodangniaorendenajini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继承两万亿绝世邪神永恒圣王回到明朝当王爷至高使命总裁的小妻子纨绔仙医醉枕江山魔界的女婿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