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路中文 > 掌贵

第四六四章 一步一坑

掌贵 | 作者:弱水西西 | 更新时间:2018-10-12 01:46:0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绝世战魂神魂至尊完美至尊星戒生生不灭医武兵王七界武神三界独尊崩仙逆道重生之绝世武神
  那花坛足有好几丈长,参加比试的公子们全都占上一席之地也不觉得拥挤。



  而地上花坛半丈外还画了条红线,比试开始前,公子们被示意须站在线后。



  公子们兴致勃勃站好位,盯着眼前红布覆盖下的花坛,暗暗猜测这是个什么比试。



  该不会是让他们比种花,比种菜,比拔萝卜吧?



  有人摩挲手掌,跃跃欲试;有人来回走动,舒缓紧张;有人交头接耳,小声猜测;还有人在左观右望,寻思要不要调个位置……



  更有一群人,便是朱常珏李纯那样的,随便一站便雷打不动,不说话,无表情,不知作何想法和盘算。



  然而他们虽同是沉默,却又有不同。



  朱常珏恶狠狠将在场人等扫视了一圈又一圈,看得出他很不耐烦这样不得不为的比试。按着他的身份,压根没必要。这群人,哪个有资格与他站在一条起跑线的?真烦……



  朱常安依旧少有地自信,在左右略显焦躁和聒噪的公子中显得鹤立鸡群。不少人看他模样淡定后便多了几分钦佩,而站在高台三层的昭妃对儿子的表现尤其满意,向着皇帝和太后将儿子夸了一遍又一遍。



  太后和皇帝都拿千里眼看向了朱常安。



  的确不错!



  这个时候依旧保持平常心,轻松面带微笑,保持往日风度,的确叫人刮目相看。



  最近的几日,皇帝看这个儿子总是生出了几分复杂的情绪。



  这家伙,说他没用吧,他总能时不时给出些惊喜。可当真对他委以信任,他又常常成事不足。



  长进很大,却总会在关键时刻掉链子。是能力不够,还是历练的机会太少?皇帝也有些疑惑。



  但有一点,自己往日里对老四的确是疏忽了,毕竟他的生母出身不好,有着最本质的局限,若有人引导还好,但万一是好苗子却被养废,那就太可惜了。



  皇帝觉得,这个儿子或许以后也该多些关注了……



  还有老五,也是突飞猛进。某些方面甚至赶了他的兄长们。



  千里眼里,此刻的朱常哲旁若无人,只自顾自地打量周围布置和环境,眉头微蹙,似在凝思。从头顶宫灯,到地上青砖,他都一遍遍不厌其烦地观察着……



  皇帝总觉得,老五身上有自己年轻时的影子,虽有些阴沉,却实在讨厌不起来……



  事实皇帝从来没有对任何人透露过,若是老五能争气,他是愿意把位置交给这个最像自己的儿子的……



  至于老七,等到回京后,也该封王了。有了朝鲜国力量做靠山,这个儿子将来的势力只怕也要飞涨,是自成一派,还是成为举足轻重的筹码,此刻尚不好说。



  选择多了,皇帝是满意的。太子那里被打压后,各皇子势力就均衡了。八仙过海,今日就是他们实力和能力的一次完整展现……



  话说众公子围于花坛,渐渐从兴奋变得紧张,这会儿更有些焦躁生了出来。



  位置选定后,便开始了点名,随后足有十名宫女上来在他们身后刷刷记录什么。差不多半刻钟的时间,一众宫女才离开并站到了常老的身后。



  “好,今日,参加比试的共一百零三人。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开始。诸位可准备好了?”



  众人齐声应是。



  终于,花坛上覆盖的那巨大的红布被掀开。



  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



  “……”



  整个花坛已被清空,没有泥,没有花,却被注满了水,水下可见一条条黄色的鱼。



  咦,那鱼竟是不动的?



  死鱼?有人看出,那分明都是木鱼!



  所有人摸不着头脑地看向常老。



  “都看见了,正是一池子木鱼!这里将是诸位面临的第一个考验。在这里,你们的度很重要。最先完成任务得到木鱼的,便可以先一步进入比试场了。诸位可听清了?”



  这话一出,不少人已经跨出了一小步准备往池口去。



  “别急,老夫话未说完,来,请看老夫的右手边。”



  有宫女掀开了一边长案上的红布。



  远看过去倒似是一大堆的长杆。



  是鱼竿吗?



  难道是比钓鱼?



  “你们的任务,是用这里的鱼竿去钓出一条木鱼来。水中每一条木鱼的口上都有一个小铁环,你们的鱼竿上则带了一个小钩子,这是个难度极低的适应性比试。只要心定手不抖,就能成功!



  但!这些鱼竿是先前准备的,数量上有可能富余,也有可能不够!你们明白老夫意思吧?”



  哪有人不明的!意思是参与比试的人多,鱼竿数量可能不足。若是谦让,若是动作慢,直接连参与比试的资格都或许没有!



  “那么,请诸位先拿鱼竿吧!”



  常老话毕,只见嗖嗖的人影窜了出去。



  长案前顿时挤作一团。



  那不满半丈长的单条长案最多围站十人便已拥挤,哪里经得起上百人同时疯抢。



  拿到的想出来,后来的想进去,一时间呜呼哀哉。



  反倒是几个皇子和勋贵子弟们稍一愣,几乎同时蹙眉。



  抢,还是不抢?



  大皇子极不情愿,与一群人疯抢,当真有碍风度,可他一错牙,还是冲了出去。



  李纯和朱常哲没动。



  李纯属于信心足,先不提此刻已有半数人拿到鱼竿而长案上却还剩了不少,哪怕就剩最后一两根他才出手也十拿九稳。所以他不急……



  朱常哲心思转了一大圈。既是比试用的工具,一定会往多了准备。若是不够,就该马上补足。若是不够,常老就不会说的模糊,来上一句“可能富足”,直接说鱼竿不够岂不是更好?



  还有,说了是公平比试,不看文不比武。可比抢竿度?说到底不还是看的武力?这不对!



  更何况,他了解皇帝。明日之后,这场比试定会成为传遍江南的佳话和美谈。每一处细节都是要被散播的。公子们做得不好被淘汰无可厚非,但按着皇帝的性子,绝对不可能出现因准备不充分和不公平,言而无信而导致“比试没开始就失去一较高下的资格”这样的言论出现。



  所以,鱼竿肯定够!



  他父皇的目的,可能正是想看看众人的吃相和心性。



  朱常哲虽心下有了底,可还是微微紧张,密切关注长案。若有变数,当抓紧还是得抓紧……



  但朱常安的表现太镇定了。



  镇定地让李纯和朱常哲均是看了他两眼。



  他竟也是一副不争不抢之态。



  诡异!



  李纯可不认为朱常安能和朱常哲那般善于盘算。那他是为何?李纯不由对他的关注又多了几分……



  果然,最后那鱼竿非但有余,还多了数十根。



  与剩下气定神闲上前取鱼竿的几位比起来,先前那蜂拥乱抢一汽的众人顿时显得可笑了起来。



  尤其一开始跑得快的几位纨绔还在推搡中受了伤。更有一位直接退出了比试。有数十人此刻一身狼狈,难堪不已,十足丢人……



  众人只等一声令下开始钓鱼。



  哪知常老一开口便惊住了众人。



  “比试的第一项,请诸位回到拿鱼竿前站立的位置。”



  常老手一挥,先前那群拿笔做记录的宫女再次出现。“来吧,看看诸位是否还能回到原本的位置。劳烦诸位女官仔细比对一番。”



  呃……



  刚刚争抢了许久,很多人拿到鱼竿后赶紧在花坛边占了有利的好位置,此刻让回去,不少人已经犯了难。



  之前……是站在哪个位置的?



  先前在花坛两头站立的倒还好,可那些中间位置的公子们顿时傻眼。



  因为许多人到了这会儿才现,脚下画的那根红线上竟是有刻度的。所以先前他们站在哪个具体位置已被那些在身后忙碌的宫女记录了下来。



  “这一项是考验了各位对环境的观察,临场的细心和应战前的准备。不论是考场,战场,商场,不论是朝中家中,人活着,想活明白,就要先认清自己的位置,看准自己的所在,连出点都摸不清,何谈后路?”



  常老说话间,已有不少人站错了位置而被宫女记录。



  不少人因着慌张,只记得原本左右是何人,穿了什么衣裳,先前只顾着紧张慌乱和小声议论,又或是盯着红布猜测,压根就没有注意脚下。哪怕足足站了半刻钟,也完全没低头看一眼。



  比如……大皇子。



  但他运气不错,他的左右都是与他交好的几位公子,那几位找到了位置,他自然也站对了。



  被记录的公子们并未被直接除名,而是被要求在各自完成钓木鱼后再延迟半刻钟入场下一轮。



  如此,仅仅一个站位,便已使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而约摸有三分之一的家伙已是懊悔不已,从起跑处便已输了一大截。



  垂钓开始。



  钓竿纷纷入水……



  一时间,众公子屏声敛气。



  三层的皇帝正兴致勃勃在跟太后解释。



  “木鱼就在那里,只要掌控好力度,多试几次,便是小菜一碟。垂钓,考验的是耐性。可此刻,比的既是耐性,但更多的,还是心态和心性的考验。正如女子拿线穿针,不是什么技术活,但众目睽睽的强压下,一个人的心理却能一下检测出来。所以这项比试同样很公平……”



  “钓到了!”皇帝话未说完,已有人在报喜了。



  所有人惊讶不已,这鱼钩放下去还不到三息呢!



  皇帝赶紧拿了千里眼看去,可随之他唇也勾了起来……



  报喜的是南平候家的柳二爷,正是先前家中女眷拦住何氏对求娶程紫玉有意向的其中一位。



  在一众羡慕嫉妒的注目里,他得意洋洋收钩……



  “妈呀!”



  随后有人开始了尖叫!



  鱼竿的那一头,勾住……不!是被咬住了!



  不是木鱼!



  而是一条蛇!



  柳二正对面的是个富家子。



  当那蛇从他眼前被勾起,扭动着甩了他一脸水,并在距离他只一尺处张嘴露牙后,他完全失态了。



  “蛇——”



  他一声尖叫拉扯左右两边,随后摔坐在地。



  左右几人同是一惊,跟着呜呼乱叫。



  柳二也是吓一跳,下意识便扔掉了鱼竿。



  那蛇被猛一晃,显然吃了痛,一下从鱼钩上挣脱,飞了出去。



  飞落之地不巧,正是花坛另一边。



  蛇嘛,总有人怕极。



  有一文人也是顾不得自己手上鱼竿,连连往后退去。



  “就是条水蛇!慌什么!”有人不惧的,直接上去七寸一拿便抓住了。



  可几乎同一时间,第二条,第三条蛇被钓起,场面再次乱作一团。不少人都扔掉了鱼竿。



  这种状况下,众人不是惊就是慌,自然一个都没能钓起鱼来。



  有胆大的,伸出脑袋,并找来宫灯对着花坛里照去并仔细一瞧,竟是直接吓得一屁股坐地。



  原来那花坛底部,竟全都是蛇。有的一盘盘静止不动,也有正扭动身躯往边上游的……



  先前那些蛇都沉在底部不动,自然不显眼。可突然池中多出了上百根鱼竿,照明又充足,一下破坏了蛇群的安宁,那些蛇自然开始不安分了起来。



  一时间,尖叫连连。



  有吓得脸色煞白的,也有强装镇定的,更有不少人手足无措的。



  有好几个素来怕蛇的家伙索性叽哇喊着要退出比试,就连朱常安也后退了好几步。



  程紫玉知道,他最怕蛇。可此刻他却快回到了原位,深抽着气,将鱼竿重新扔下了水……以前他跟她上山看见小蛇都是拔腿就跑,唯恐被咬被毒害,此刻,这么容易就克服障碍了?



  程紫玉忍不住一眯眼……



  “皇帝,胡闹了。”太后看得那场面又好笑又好气。刚刚风度翩翩的公子们至少有五分之一都在出洋相。



  “母后,这个头一条考的就是基本常识。水蛇都没毒,可显然不少人却不知啊,朕听到有几个在拉着宫女问蛇有没有毒?如此,想要钓上木鱼又加了一个条件:镇定。朕喜欢处变不惊的家伙,也欣赏可以抵抗心魔的家伙。”



  “咦?李将军和哲儿,还有几个儒生怎么还站在红线外不动?连鱼竿都还没下水吧?”



  “母后,您看看,您也被干扰了吧?您以为朕的测试只在花坛里?您再仔细看看,仔细听听?”



  皇帝冲身后后妃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只见李纯他们看向的是常老,而常老的嘴却在一开一合,喋喋不休。老头在说什么,被嘈杂掩盖。



  也就是说,在场大部分人只怕都没有听到或听清,又或是听全常老所言。



  而从李纯他们那郑重的样子看来,只怕此刻常老所言才是重点吧?



  程紫玉深抽一口气。



  皇帝啊,真是厉害。一步一坑啊!



  这比试还没开始,这帮人都被玩得差不多了!



  ……

掌贵最新章节http://www.85zw.com/zhanggu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九龙道祖佛本是道异世药神官升一级带着农场混异界神魔之上电影世界当警察盖世龙帝十方神王召唤万界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