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路中文 > 遮天

第六百九十二章 太古不灭的执念

遮天 | 作者:辰东 | 更新时间:2018-07-08 23:15:0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带着农场混异界傲世九重天异界流氓天尊武极天下绝品邪少风骚重生传网游之傲视群雄龙组特工神魂至尊天域苍穹
  第六百九十二章太古不灭的执念

  在这样一个古星上,除了五sè古树外,其他什么也没有,难以见到一只生灵。

  此时,突然见到五sè祭坛,还有一个独臂的青衣老人,对叶凡的冲击之大可想而知。

  五sè祭坛不是很大,因为当中的晶石过xiǎo,不可能出现荧huo古星以及荒古禁地那样数以千斤的巨石。

  很难想象,结出那样的晶体需要多么古老的树王,恐怕需要圣人才能砍伐,甚至要准大帝亲身力行。

  青衣老人身材颀长,相貌清癯,看起来道骨仙风,没有一丝烟火气,很有古道天成的感觉。

  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老人,独自一个人在此,他到底达到了何等的境界,竟可堆砌这种祭台!

  要知道,黑皇曾经说过,五sè祭坛的阵纹唯有大帝才能刻写,别人根本没有一丝可能,且都无法看懂。

  此人到底强大到了什么程度,独自一人修建祭台,让他心中充满了惊憾,这难道是一位大帝不成?

  这一荒谬的想法涌上心头,让他感觉很吓人,古之大帝历来唯有传说,不能见到真人,怎能相见?

  “不应是大帝,不然怎么可能会是断臂,那等人物都早已逆天,别说残肢,就是粉身碎骨,神识寂灭,也可修复。”

  他暗暗推测,没有接近,只是远远的观望,生怕将其惊动。

  五sè祭坛很xiǎo,长不过三米,但所耗五sè晶石却很多,绝大多数都不过鸽卵大,这样堆砌起来,斩掉的树王不知有多少。

  “这样xiǎo的五sè祭坛,也许只为横渡一个人,他要离去吗,将前往何方?”

  在漆黑与幽森的宇宙中,能够发现一颗有生命的古星,见到一个人真的很不容易,叶凡难以平静。

  他相距五sè祭坛很远,且还在不断倒退,因为不知独臂老人修为的深浅,怕被其感知到。

  然而,他即便收敛了气机,那个老人也看了过来,眸子暗淡无光,面无表情。

  叶凡身体一僵,止住脚步,而后略一犹豫,大步走了过去,反正已经来到这里,凭对方的修为想要对他不利,多半难以逃过。

  到了现在他还在犯嘀咕,对方到底是不是大帝,因为黑皇给他的话太深刻了,非古帝不可构建五sè祭坛。

  “回归故土,不能埋骨他乡……”

  当登上巨山,来到五sè祭坛前,他听到了这样的声音,如魔咒一样不断回响。

  叶凡惊异,老人的嘴并没又张开,但声音却在此地清晰响个不停,如自上古传来一样。

  “前辈……”叶凡呼唤,然而对方根本没有看他一眼,不断修正祭台。

  “回归故土,不能埋骨他乡……”

  这句话不断,如一段咒语,在祭坛畔回响,像是永远也不会停下来。

  渐渐的,叶凡觉察到了不对劲,不仅是这种声音,连带着这个老人都有问题,这不像是一个真实的人。

  “神祇念!”

  蓦地,他惊悚,浑身的寒máo都倒竖了起来,他感受到了一种特殊的气机,属于那种邪灵。

  叶凡蹬蹬后退,绝不会有错,这是一个无上神祇念,那种bo动,那种神力与以前在仙府所见到的那只很像。

  前者,是不死天皇死后的恶念所化,这个青衣老人是什么存在坐化后生成的?

  “这颗古星上,怎么会有神祇念?”叶凡从头凉到了脚,而今可没有极道帝兵来镇压邪灵,如何对抗?

  什么是神祇念?相传为神灵死后的恶年所化,强横无比,几乎没有人可以对抗。

  传说中的神灵啊,本就够虚幻的了,还有恶念化生出,这无边的诡异让人难以理解。

  叶凡注意到那只断臂,上面有雷劫的气息,多半为上苍不容,降下天罚劈断的,很难再生出来了,附着上了相克的力量。

  “谁可葬我于故土?”五sè祭坛前,古音继续,像是一股不灭的执念。

  叶凡止住了脚步,源天神眼shè出光华,见到了一道虚影,而非实体立身在前方,青衣老人很不真实。

  “咦,这是……”

  这个神祇念化道了,而今剩下的只是一缕执念,并非有形的无敌的神灵体,这让他又是惊又是长出了一口气。

  “这到底过去了多少年,一个神灵都死在了这颗古星上,无尽岁月后诞生出神祇念,可是也要耗尽了,几乎消散。”

  叶凡凛然,很难想象在多少年前有一位神灵降临于此,埋骨古星上,也许能挖到一具神尸!

  这缕执念威胁不大,连恶念都化尽了,只剩下一种坚持,还在摆nong祭坛,反复修改,却变化不大。

  “这座祭坛早已成型,只是神祇念自己不行了,化道归于天地间,没有了主神念,而今连幽灵都算不上了,只是在机械的重复往昔的一切。”

  站在这里良久,叶凡终于明白了这一切,且他从种种古音中得到了一个惊人的秘辛,这尊神祇来自紫微古星域。

  他念念不忘,就是想回到故土,回到传说中紫微星域去。

  “在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紫微星是帝星,号称斗数之主……”叶凡琢磨。

  道家典籍中有记载,紫微之主,执掌天经地纬,以率三界星神和山川诸神,是一切现象的宗王,能呼风唤雨,役使雷电鬼神。

  叶凡站立良久,终于是没有其他发现了,而后在这个古星上飞快移动,准备寻找出神尸来。

  这颗星球并不是很大,比起北斗星域那个世界也不知道xiǎo了多少,甚至还没有北域的一块绿洲大。

  叶凡并没有huā费多久,就将其探索了个遍,可惜始终没有发现神尸,唯有神祇念残存的一道执念————青衣老人。

  他在这颗并不大的xiǎo行星上耗时一个月之久,几乎快将整片土地翻过来了,也没有找到那具尸体。

  “不见得是神灵,多半是一具帝尸,但肯定不会朽灭,有可能已经进入了宇宙中……”叶凡轻叹。

  也许,如虚空大帝一样,最终将自己葬于无垠星空中,中途诞生了神祇念,是它进入这颗古星,想回故土紫微星域。

  叶凡回到了龙尸与铜棺处,又见到了那个几乎抓裂石山的爪印,仔细感应良久,确信为当年的神祇念所为。

  “难道我被困在了这颗xiǎo行星上?”他自语。

  在接下来的半年里,他每日都去战古树王,寻那种神晶,当然不是为了构建五sè祭坛,而是以此磨砺,进行苦修。

  这颗古星很特别,天生适合五行真木生长,也许是宇宙中最后一处有五行真木的所在地了。

  因为,五sè祭坛前,那缕执念有这样含糊的语意,古音难懂,虽为神识bo动,但却不是那么容易辨别的。

  每日间,他都会huā费一定的时间来观看青衣老人修动五sè祭坛,那不过是一种重复的工作,实质上没有什么改进可言。

  只是一条将要散尽的幽灵最后的一点寄托了,连他自己是谁以及叶凡的到来都不明晓了。

  最终,叶凡下了决心,要冒险离开这颗古星,前往他处!

  因为,这个古星太怪了,天生适合五行真木生长,化尽了大道之力为己用,修士在此很难悟道。

  终于,叶凡决定舍弃九条龙尸还有铜棺,独自横渡,因为九龙拉棺真的搁浅了,根本不动了。

  借助神祇念筑成的五sè祭坛,他想冒险去紫微古星,既然没有了前路,还不如搏上一搏。

  五sè祭坛几乎完成,虽然很xiǎo,但却有一定的可行xing,这个神祇念若非化道,没有了主神念,恐怕自己早已横渡了。

  “ji活……”

  只要能ji活,就能催动祭坛的一切,便意味着可以横渡。

  叶凡在此观看了半年之久,早已发现了一些秘密,将一缕神力注入了进去,五sè祭坛顿时光芒万丈。

  早已是半ji活状态,所差的只是一缕you因,他仅尝试了一次就成功了。

  叶凡没有任何犹豫,登临而上,站在了祭台中央,一个xiǎo型的八卦mén出现,符文闪烁,打开了星空之mén。

  回地球,他没什么想法了,而今重要的是进入一处生命源地,紫微古星域是一个很强大的选择。

  突然,那原本无意识的青衣老人一下子睁圆了双目,shè出两道璀璨的神光,如两把火炬一样,打上了云霄,似乎暂时清醒了。

  青衣老人探出一只大手,瞬间抓裂大地,直到这颗古星的地心所在,将一口密封的石棺取了出来。

  叶凡眼睛都直了,神祇念回光返照,有了一丝自我的意识,近乎虔诚的举起古棺,迈上祭坛,与他站在了一起。

  “神灵的尸体!”

  他不用想而已直到,石棺中一定是神尸,他寻找很久都没有发现,不想却是在地心中,可是一般人怎么可能有**力一把抓上来!?

  “我与他要一起去紫薇古星?!”叶凡发máo,这可是一个神祇念,为神灵恶念所化,不是善类。

  “他快化道了,希望消散于中途。”叶凡确信,青衣老人若是消失,神尸必然要落入他的手中!

  一声巨响,五sè神光冲天,叶凡与青衣老人,还有那口封有神尸的石棺瞬间没入八卦星mén背后,一下子消失了。

  “回归故土,不能埋骨他乡……”星空之mén,唯有这样一句话在回dàng。

  北斗星域,东荒姬家。

  又是一个深夜,星光璀璨,姬紫月仰望星空,一坐就是大半夜,最终轻轻叹了一口气。

  一晃几年过去了,九龙拉棺是否到达了星空的那一端,她不知晓,只是每晚都在仰望,缅怀过去,难lu笑颜。

  北域,神灵谷、万龙巢等一些重要的太古王族也在仰望星空,他们在商议一件大事。

  “你确信他们当初是去了紫微古星域?”

  “可以开启当年一位古皇所留下的神台,进行召唤试试看!”

  “可是,那样做耗费太大了!”

  乌龙了,双倍月票持续到八号,我以为七号就结束了,不过我想大家也都投的差不多了







Ps:书友们,我是辰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wuyuyumh(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遮天最新章节http://www.85zw.com/zheti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继承两万亿绝世邪神永恒圣王回到明朝当王爷至高使命总裁的小妻子纨绔仙医醉枕江山魔界的女婿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