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路中文 > 遮天

第七百四十三章 神形

遮天 | 作者:辰东 | 更新时间:2018-07-11 20:54:3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带着农场混异界绝品邪少风骚重生传网游之傲视群雄龙组特工傲世九重天异界流氓天尊武极天下官道光明纪元
  黑色的头骨,剔诱晶亮,闪烁幽米,这是一个如完美艺术品一样的神物,属于当年的太阴圣人。

  此时,它喷霞吐瑞,七窍内氤氲蒸腾,如有生命一样在颤抖,正是它一击突破了金乌王的防御。

  “小六,你让我失望了,在这今年纪身死道消,我可对你寄予了很天的希望,扶不起。”

  金乌王没有悲怒,更无咆哮,他很是平静,像是在说着一件于己无关的事,神色淡漠。

  这却更加让人觉得可怕,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还是他的性格就如此,泰山崩于眼前而无动。

  “金乌一门十太子,全都死在了一个人的手中!”在这一刻,天际的修士震动。

  陆鸦死了,血雾飘散,金乌王真的没有一丝波动,只是在盯着那颗远古圣人的头骨看。

  其他人也都在思索,这个世上的远古遗存下来的兵器,基本都有特征,能够数得上来,究竟是哪一吧?

  叶凡笑了,单凭兵字诀也可掩盖一切,避过所有人的探查,事实上有很多秘可藏兵而不露马脚。

  就如当年,在北域神城时,各方人雄要来杀白衣神王,其中之最当属暗夜君王,挟无上帝兵而来,至今都是一桩悬案,不知是哪件。

  金乌王霍的转身,面向叶凡,没有再说什么,他直接出手了,双眼中日月沉坠,山河崩,有万古沧桑在轮转。

  在这一刻,太古洪荒莽地呈现,世间霸主金乌君临大地,纵横于天,一道道金光划破长空。

  这是一种压人的杀机,这种场景化成了有形的世界,向前迫去。

  即便为他化天域外投影显形,但依然有无上王者神姿,根本不能以常理度之,力滔天,神能无穷。

  这是一种惊天的攻击,所有人都快窒息了,太古洪荒大地与金乌横天景象一出现,连天际的人们都颤抖。

  场中央,叶凡手持神女炉,面对这片昔日的古战场,如遭雷击,身体向后倒退出去十几步。

  每一次落步,虚空都会被踏出一片道痕,他的仙台在遭受剧烈攻击,那是一股无形的王者之道。

  “喀”

  金乌王在祭道,斩杀叶凡的人体最后一个秘境,无情而残酷,强天不可阻挡。

  叶凡的元神剧震,金色的小人出现一道道裂纹,蔓延到了身下的仙台,这是一种很可怕的危局。

  如果持续下去,他会被活活斩在仙台上,道基被毁,人成痴呆,变为一个活死人。

  “噗”

  叶凡遭创,大口吐血,面对堪比大成神王的他化天域外投影显形,如对着一位魔神,压力无穷。

  “华嚓”

  他的的眉心鲜血淋漓,出现一道可怕的血痕,斩其道基的力量侵入了过来,让其元神不稳。

  这是道的碾压,是神能本源攻伐,元形无踪,叶凡手托宝炉,运转古经心,身体黄金光蒸腾,化作圣域。

  “咚”

  最后一击,他的额骨凡乎碎掉,这在他肉身有成以来,修炼到至今这个地步,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伤了我的肉身……。”叶凡自语,堪比大成神王的人果然可怖,真身未来,以其道念攻击,就如此凌厉!

  境界差距过大!

  即便你是一条龙,在幼时也得盘着,不是其他猛兽的的对手,道理一样,叶凡虽是圣体,而今也很强大了,但是面对与大成神王比肩的人,境界依然差的远。

  不过,终究是他化天域外投影显形,并非真身,叶凡的黄金圣域一出,总算挡住了这一劫。

  他蹬蹬蹬后退了出去,圣域如金,将他笼罩,成为一片万不沾之地,与金乌王对峙。

  “可惜,能用的力量太少,真身该出来活动一下了。”金乌王遗憾,真身不临,他所发动的攻击受限。

  天际,人们浑身发冷,强天的金乌王要再次出世了吗,一位大成的王者出关,世上谁与争锋?

  这将是震动各洲、连海外都要引发轩然大波的消息,多少年未有大成的王者出来走动了,人们难以记清了。

  “锵”

  叶凡出手,催动神女炉,另一边那颗黑色的远古圣人头骨也震动,如一尊魔塔一样镇龘压下来。

  “铮”、“铿………,…。

  这是圣兵的交锋,快过闪电,胜似星域瓦解,这是一股神能狂暴,即便躲在天际都受到了波及。

  没有一个人能见到现场发生了什么,只有光与黑洞交替出现,让那里成为一片妖异的天穹,其他一切都不能窥到。

  最后一震,天地清明,叶凡倒退,嘴角溢出一缕血迹,[遮天吧手打与你共分享]在他的胸膛上有一个拳头大的血洞,前后透亮,几乎将其心脏粉碎。

  “可怕的天成王者!”

  “逆天的他化天域外投影显形,身外数以千万里外,却能发挥这种神威!”

  这是每一个人的心语,所有人都胆寒,换作其他人早己形神俱灭了,也唯有圣体能挡住。

  境界的差距,不能以道里计,无敌王者之姿所向披靡,没有坠其名气。

  “可惜,多凡缕神能就好了,力不从心””金乌王自语,他的攻伐处处受限。“轰”

  他双手一合,远古洪荒大地再现,金乌纵横,化成了一个天地烘炉!

  他双手划了动,有道的轨迹在呈现,将叶凡遮拢,这是以要天地为铜炉,以道念为炉火,将叶凡活祭与炼化。

  炉的最上方,金乌族远古神镗在沉浮,垂落下成千上万道丝绦,助其道火燃烧。

  “轰”

  天地铜炉越发的真实了,金乌王站在天穹上,道念如火,催动与浇注进下方,口中出言:“道化!”

  这一次,人们又什么都见不到了,那里只有光,道念催炉,这是一场道与的攻击。

  光华中心,叶凡神色凝重,这是一个王者最后阶段的攻伐,若是应付不好,他可能真的会殒落。

  他双挥动,演化黄金太金圆,圣域扩展,力滔天,[遮天吧手打与你共分享]金色的光华喷薄而出,要打穿这天地铜炉。

  而后,他右手一抛,将掌心的神女炉祭出,点在了黄金太极圆中。光明璀璨,神霎刺目。

  这个拳头的晶莹神炉成为了阴阳鱼中的一颗神点,如一轮天日当空!

  “啪”

  他另一只手拍出,特远古圣人的黑色头骨祭出,同样定在了黄金太极圆中,成为阴阳鱼中另一个神点。

  这枚黑色的头骨中,内蕴有广寒阙,是从伊轻舞那里借来的,嵌在当中,外人难以感应。

  这是一种可怕的演化,连金乌王见到后都神色震动,自语道:“神形!”

  此时,叶凡挡住了道火,在天地熔炉中镇静自若,一震,黄金太极圆逆天而上,神威骇人,这天地都像是要归于混沌了。

  在光与暗间激战,在灿烂与黑洞中冲击,叶凡以黄金太极圆破熔炉,战可怕的金乌王。

  在这个过程中,两者激烈对抗,圣兵连连颤抖,杀的这方天地明灭不定,不成样子。

  黄金太极圆,此时神威慑世,因为两个阴阳点被他换成了远古圣兵,神女炉与广寒阙一阳一阴,正好符合其要义。

  最终,一片巨天的虚空深渊呈现,吞噬了一切,[遮天吧手打与你共分享]抹平了一切,天地皆寂,什么都看不到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光明才出现,当一切静止下来时,两人先后冲出虚空大裂缝。

  金乌王盯着前方,道:“当世,尹天德在十凡年前演化出了一种无缺神形,而今又多了一个你。”

  肉壳演化到极致,化出道的形状,是道行精深、进入道之殿堂的一种体现,更是将来证道的力向,但凡这种变化皆被称作神形。

  四年前,伊轻舞亦曾说,尹天德在闯广寒宫一百零八道生死关时,展过神形,而她自己也将成。

  “看来今日没有办杀你了。”金乌王一声轻叹,他十个儿子都是奇才,却都死了一个人的手中。

  他很果断,携乌翅流金镗就退,要飞天遁地而去。

  人们惊骇,叶凡到底演化了怎样的一种神形?挡住了一位大成王者的攻击,简直骇人听闻。

  “他化天域外投影显形,虽非真身,但那施术者毕竟是一位天成的王啊!”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意识道,一个真正能在未来与八景宫主人一争长短的人出现了,只要不死,他日必是第二个尹天德。

  “就这样走了吗,不如将神镗借我一段时日。”叶凡以两件远古圣兵作为黄金太极的阴阳点,横断前路。

  “兵中蕴神袛,一旦觉醒,远古圣人不出,谁能降服,除我金乌一族外,世间无人可用,你确信要犯险吗?”金乌王道。

  “用不了,我可以神女炉拍碎,另铸圣兵粗胚。”叶凡道。

  “年轻人,凡事留一线,不然可能会不可收拾。”[遮天吧手打与你共分享]金乌王雄姿伟岸,如一尊魔神一样,金发拨散,冷漠的望来。

  “仁者,我自会以礼相待,挥屠刀而来者,我半线都不会留。”叶凡出手。

  以两件远古圣兵为阴阳神点,他所化的神形也不知被加持强天了多少倍,天成王者他化天域外投影显形都不敌!

  “轰”

  如神明厂样的金乌王一声长啸,他大半的精气都燃烧了起来,注入了远古神镗中,向叶凡激龘射而去。

  “咚”

  神形中的两个阴阳神点齐震,射出阴阳二气,释放大道神力,摧枯拉朽。

  但是,一个王者的拼命一击是无可衡量的,神镗穿透进来,到了近前。

  神形再震,远古神镗斩破虚空,一下子没入进去消失了,就此踪影渺然。

  “年轻人,我要让你明白,凡事不留一线的后果!”

  金乌王刚才借助神镗来到了眼前,这是要玉石俱焚,浑身燃烧,极尽升华,化成一抹仙光,刺向叶凡头颅。

  叶凡的仙台剧震,额骨出现血痕,仙光即将没入进去!

  “轰,

  突然,叶凡的眉心内,一个金色的小人抱鼎而出,镇龘压而下,这一刻时间静止了,天地凝固了!

  金乌王一声大叫,身体虚淡,成为飞灰,只有一句不完整的话吐出:“神形之后”







Ps:书友们,我是辰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wuyuyumh(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遮天最新章节http://www.85zw.com/zheti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继承两万亿绝世邪神永恒圣王回到明朝当王爷至高使命总裁的小妻子纨绔仙医醉枕江山魔界的女婿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