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路中文 > 遮天

第八百九十二章 狠人大帝的幼年

遮天 | 作者:辰东 | 更新时间:2018-07-13 22:12:4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带着农场混异界绝品邪少风骚重生传网游之傲视群雄龙组特工傲世九重天异界流氓天尊武极天下官道光明纪元
  

  神城依旧,城墙如钨铁浇铸,闪烁冷光,自荒古至今始终不朽,自古就是北域的中心。

  而今,北域太古各族复苏,此地更繁华了,元始道人与通天道人放言,自然快速传扬了出去。

  悟道古茶树心那是无价的瑰宝,带在身上修行起来事半功倍,亲近天地秩序,可助悟道,是稀世之珍。

  天皇子脸色铁青,可话已出口,如果食言对他这个神之子的身份是个不小的污点,最终忍痛割爱,让人送来。

  这是一位年迈的老者,是他的护道人之一,来到神城的一座小茶馆中,深深看了一眼叶凡与庞博,留下一枚吊坠。

  它浑圆剔透,为悟道茶树精核,晶莹透亮,一条条纹络缭绕在上,天生与道相连,发生共鸣。

  不死天皇以悟道茶树干刻棺,炼其精核,留给了子嗣,举世难求第二枚,是梦幻级的神珍。

  “没有想到天皇子真忍痛送出来了。”庞博大笑,托在掌心仔细观看,觉得这一瞬间仿佛与道相连在了一起。

  “我不需要,你收好吧。”叶凡见他递过来,言道自己有菩提子,功效一样的强大。

  斩道关卡就在眼前,而今的悟道要靠自身,才能实现“道我”的真正升华,无论是菩提子还是悟道茶树心都非必需物。

  庞博与叶凡生死与共,一起来到这个世界,自然不会有什么客气,直接带在了身上。

  “神算子的卦象准吗,我们真能离开这个世界?”庞博问道,这些天两人走访了许多朋友,因为怕随时会离开。

  “这很难说,也许几个月,也许几年,甚至几十年才能离开也说不定。”叶凡蹙眉道。下一刻,他们直接横渡虚空消失了,不想被愤懑的天皇子派人跟踪算计。

  “天杀的,这笨鸟多食了一口,亏大了!”天之村,黑皇大喊大叫。

  姬紫月则笑眯眯,一双纤手轻轻抚摸茸茸的小凰鸟,它只有拳头那么大,圆圆滚滚,每一根绒毛都金灿灿生辉,灵气逼人。

  “啾啾……”

  它在轻鸣,泡在九窍圣灵液调和成的水中扑棱着翅膀,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刚才它更是直接抢食了一口神液。

  而今,谁都能看出它的潜力,最差也能成长到妖圣境,姬家得悉前因后果后自然不惜一切代价培养,让姬紫月带来了一块“神料”交换九窍通灵神液。

  这是一块只有指节那么大的肉,晶莹透亮,拥有一种不朽的波动,神性光辉弥漫,说不出的妖异。

  然而,叶凡、庞博、猴子、黑皇他们面对它却有一种颤栗的感觉,忍不住想要叩拜下去,最为诡异的是段德的吞天魔罐在铮铮而鸣。

  “别告诉我……这是大帝的血肉!?”厉天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

  连齐罗都被惊动了,第一时间赶到,而燕一夕、李黑水等人更是快速围了上来,全都充满了惊憾。

  段德搓手,吞了一口口水,道:“这是虚空大帝的血肉?”

  “不是。”姬紫月皱着琼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锵锵……”段德眉心内的吞天魔盖挣动,而后自主飞了出来,悬在他的头顶上方,垂落下一条条仙辉。

  “绝对是古之大帝的肉,尽管内蕴的精华都流失了个干净,但让极道帝兵依然在共鸣,这难道是……狠人的尸骨?!”段德悚然。

  “是无尽岁月前从青铜仙殿中带出来的东西。”姬紫月认真的说道。

  所有人都心中剧跳,露出震惊的神色,姬家的这份礼可真够大的。虽然只是一小块血肉,但却也无价,这是大帝的尸体上落下来的,不仅可铸仙兵,还能用来修行。它的最珍贵之处是内蕴的帝纹,若是悟透可受用一生!

  它内孕的大帝力量自然早已散尽了,已被姬家引导了出去,不然没有人可以靠近,会让人肉身崩开,帝者无人可渎。

  青铜仙殿笼罩有一层神秘的光环,数千年到数万年才出现一次,可在地脉中穿行,每一次出世的地点都不相同。

  相传,里面有成仙的秘密,可是无人能探到终点,古往今来进去的人几乎都死绝了。

  叶凡与姬紫月有幸进入,得到了天大的机缘,在绿铜块的帮助下收来了万物母气源根,九死一生归来。

  而人族奇才南宫正也活着而归,这是古今记载中的少数几个生还者,此外还有一位大圣活着回归,其他莫不化骨,殒落当中。

  那位大圣收获最大,可惜却没有命享用,在无尽岁月前他是唯一的生者,从青铜仙殿中背出一些碎尸。

  可惜,帝尸不是每个人都能碰的,即便是他是大圣也不行,再加上他原本就寿元无多了,背负出来的当天就坐化了。

  后来的事情,东荒许多古教皆知,因为有不少传闻在世上,当年最鼎盛的几个圣地平分了那些尸块。

  “过去,家族中的老祖宗们总是否认,说那是谣传,而今终于对我说出了真相,一切都是真的。”姬紫月道。

  姬家最为幸运,他们在血肉中发现了一枚指环,看起来平淡无奇,是以青铜片打磨而成,很粗糙,像是出自孩童之手。

  然而,它却不朽,存在也不知多少万年了,比圣兵还结实,抵住了岁月的磨砺。

  它的上面没有任何道纹,但是却有一种神秘的力量,难以揣度,堪称一件秘宝。后来,姬家一位圣人推测过,这原本是一块凡铜,但却是那位大帝的最心爱之物,长年累月被其佩戴,得到了大帝神性的滋养,还有可能是其心灵的寄托,已经化为了仙珍。

  也唯有古之大帝有这种手段,生生将一块凡铜化成仙环,永恒不朽,充满神性!

  “刷”

  姬紫月手心中光华一闪,一枚古拙的指环出现,确实很粗糙,一点也不精美,但是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韵味,可让任何宝物在其面前都暗淡无光。

  这枚指环原本遗失了,是姬紫月幼年时在家族的一个角落中寻到的,把玩在手,当时放出了一缕缕仙辉,惊动了族老,后来一群老人密议后直接赐给了她,告诫永远不要遗失。

  “轰”

  吞天魔盖像是复活了一样,发出了一缕缕极道神威,脱离段德的头顶,快速化小,在姬紫月手心上方不断沉浮。

  所有人都震惊,不过让人稍微安心的是,它的神威内敛,并没有伤人,只是让人心惊胆颤而已。

  “青铜仙殿中的尸体真的属于狠人吗?”所有人都惊异。

  “是它……”段德颤抖,他说出了一个让人吃惊的事情,自他得到吞天魔盖后偶有梦魇,总会见到一枚粗糙的指环以及一个鬼脸面具。

  而今,见到这枚粗糙的铜戒指,他寒毛嗖嗖灌冷气,出了一身冷汗,这与他梦境中所见到的一模一样。

  “狠***帝的指环……”当众人得悉后,也全都目瞪口呆,这的确是一件仙珍!

  毫无疑问,狠人是一个奇迹,远比其他大帝活的久远,几次新生,一个人活了三四世以上,实在是震撼古今。

  “南岭天帝、乱古大帝也都是狠人吗?”庞博道。

  “南岭天帝也许是,乱古肯定不是,我天庭有一位大圣见过乱古大帝。”齐罗摇头道。

  关于狠人有太多的秘密,甚至有人怀疑其未死,一直在脱胎换骨,与世长存了下来。当然,反对者更多,因为人间不可能有两位大帝同处一世,这位让人敬畏的大帝终是羽化了。

  “我在梦境中常体验到一种别离的情绪,偶尔可见到一幅模糊的画面,一个留着羊角辫的小女童送哭着送一个少年与一群人远行,前方有一个五色祭坛。”

  这是姬紫月展现这枚指环的根本原因,她见到了这一场景,心中难以平静,知晓叶凡会离开,忍不住相告五色祭坛的秘密。

  在姬紫月的梦境中,那是一个很偏远的小山村。

  小女孩家境贫寒,身上的小衣服都打着补丁,甚至连小鞋子都有脚趾洞,惹人怜惜。

  那个少年是她唯一的亲人,他们相依为命,鬼脸面具是他们唯一的玩具,没有奢侈的珠宝饰品,少年为逗小女孩开心,用青铜片为她做了一个指环,尽管很粗糙,小女孩却当作了宝贝。

  后来,一群人来到了这里,将少年当作奇才,带走了他,对小女孩的资质却摇头不已,任她哭喊,强行带走了少年。

  小女孩大哭,跑掉了破烂的小鞋子,少年苦苦哀求,那群人中终于答应,可让她去送行。

  最终,他们来到了一处五色祭坛前,少年与一群人以及不少年轻的奇才登上,将要远行,任小女孩哭喊,却再也不能靠近了。

  临去前,少年带走了鬼脸面具,留下了指环,用力冲她挥动,最终消失在五色祭坛上。

  几年后,小女孩在困苦中长大了一些,始终守在祭坛附近,有一天见到很多人归来,不顾一切跑上前去,只见到了那个少年的尸骨,她被强行拉开,连多看一眼都不能,她大哭,就此再也没有见过。

  而一切画面到此就断了,再也没有出现,这就是姬紫月身带指环常会梦到的模糊画面。

  “那个小女孩就是后来的狠***帝吗?”他们心中波澜起伏。

  “没有资质,可怜的小女孩,就是后来震古烁今、至高无上的狠***帝?!”他们得悉后,不是震惊,而是有一种怜悯与叹息。

  每一次面对吞天魔罐,看着上面的那个鬼脸面具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表情,都会让人忍不住心涩,会被感染。

  许多人都在猜想,那是狠人一段难忘的经历,微笑中有泪水,苦涩中有美好的回忆,却没有想到有这样的秘辛。

  在外人看来,那也许是平凡而普通的一段往事,但那却是小女孩一生最珍贵的东西,是狠***帝无法忘却的一段记忆。

  她长大后发生了什么,无人得知,那也许是她辉煌的开始,横扫九天十地无敌手,至少在外人看来如此,可是却不被她自己留下忆,后来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晓。

  姬紫月看向叶凡,轻声道:“我知道你要远去,不久前我查遍山川地理图,发现了梦境中那个五色祭坛而今的位置……”







Ps:书友们,我是辰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wuyuyumh(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遮天最新章节http://www.85zw.com/zheti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继承两万亿绝世邪神永恒圣王回到明朝当王爷至高使命总裁的小妻子纨绔仙医醉枕江山魔界的女婿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