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路中文 > 遮天

第九百六十七章 镇元子

遮天 | 作者:辰东 | 更新时间:2018-07-14 16:07:0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带着农场混异界傲世九重天异界流氓天尊武极天下绝品邪少风骚重生传网游之傲视群雄龙组特工神魂至尊天域苍穹
  三人腾空来到龙山岩壁间的大裂缝处,悬棺数千,全都是古物,最起码存世数以千年了。

  他们尝试打开了一些,里面有骨器,有玉器,还有木器,但就是没有金属法器,无一例外。

  “果然与记载相同,地仙者忌金,棺中存金无法尸解成仙。”

  他们认真检查,这应是他的弟子门徒,随之葬在了此地。三人并未敢立刻就接近玉棺,毕竟为传说中的地仙葬地,怕有绝世杀机。

  那种淡淡的清奔丝丝缕缕,传到人的骨子里,一直不绝,让人飘飘欲仙,他们强行克制,没有摄来。

  老鹤与三谷主认真检查诸多棺持,叶凡则以源术观看地势,为避免出现意外,他们非常小心,格外的谨慎。

  “这应该出于一脉,你们看这棺拷的排列非常有序,共尊龙山。内最深处的古玉棺槟。”

  龙山崖壁上的这道袈缝很大,悬柱密密麻麻,足有两千多具,全都很有讲究,所葬皆为修士。

  每一具棺椁都是用巨木刺割挖空而成,多为船形,亦与记载符合,历人世苦海,解脱成仙。

  “这里有斩道的王!”老鹤惊悚。

  一些古棺内的遗骸不坏,尸壳强大,死后不朽,栩栩如生,保持生前状态,皆为斩道者。

  “不论其他,这个门派当年一定极度强大,即便古时元气充足,有一些斩道的王为弟子,也很不一般。”

  终于,他们进入了到了石缝深处来到龙山喉咙这里,近距离观察

  上古玉棺蒙尘暗淡没有光泽,可是却愈发显得神秘。

  一条晶莹的枝狂,鲜绿欲滴,能有小儿手臂那么粗,一米多长,如绿玛瑙雕琢而成,剔透生光。

  它就这样横在上古玉棺上,散发着无法抵抗的清香,断口处有白色的液露,显得极为玄秘。

  不死神树!

  到了这么近的距离叶凡已经完全可以确定了这必然是不死。树,有起死回生之神效,举世难求。

  地仙!真的是地仙吗?连这种东西都有,陪葬于此,非同寻常。

  古往今来,不死神药很难被凡人寻到,最差也是掌握在圣人之手,而古之大帝每人都有一株。

  每一株不死药都是唯一的,自古至今总共就那么几株,能数的过来

  按照叶凡所知,一颗有生命的古星能有一株就不错了。

  北斗星域之所以有数株,那都是因为古之大帝带去的自太古时期开始,不断有古皇、人帝等赶赴那里。

  也正是因为如此,其他古星相继失去了不死神药。而这里竟有不死树,足以说明了地仙的地位,绝对非同小可。

  三人都没有敢妄动,绕古棺而行,传说的地仙在此,万一打开后会不会有什么变故发生?

  “我曾听闻,古之圣贤即便死后,其尸亦难接近,所散发出的气势可震死大神通者。”老鹤蹩眉道,心有忧虑。

  叶凡点头,当年他们发现不死天皇的棺椁时,惊天动地,万丈玉台上混沌汹涌,仅一张人皮而已,就需禁器与极道兵器护体。

  “这地仙之棺看起来很平静,没有一丝威压,不知打开后会怎样?”

  在这个地方,源天眼也难看透,古棺玄秘莫测,由古之**力者凿刻而而成,蚁虫不可近,神灵不可扰。

  “你们都站到我身边来。”叶凡开口,他准备动手。

  他以万物母气鼎护体,将探头探脑的小松直接扔进鼎内,同时将数旧前费尽辛苦而从苦海中取出的一块老铜握到了手中。

  “砰”

  叶凡划一动棺槟,崖缝深处一道赤炼就劈了出来,寒光照耀九州,太璀璨夺目了!

  “到。

  叶凡将两人收进鼎内,脚踩行字诀极速倒退,但依然没有避开,头上的鼎当的一声剧震,他瞬间横飞了出去。

  他从龙山的口中腾出去八十几丈远,体内黄金血液如雷鸣一般沸腾,很长时间才平静下来,将二人放出。“那是什么?不像是棺拷中发出的攻击。”老鹤刚才匆匆一瞥,见到了那道炫丽的光。

  “这片龙群被养成了,上古玉棺置于龙。深处的咽喉,那是龙生逆鳞的地方,是山势自成的杀伐神光。”叶凡道。

  地仙的手段果然非凡,所布山势惊天地泣鬼神,这真是要模仿出上古九十九龙山的真髓吗?

  “没有办法临近棺椁……”三谷主道,都已经到了这里,若不能有所获,实在让人遗憾。

  “墓主没有杀意,并未布下恶毒手段,应该可以接近去看一看,只要避开龙山逆鳞杀光就可以。”叶凡道。

  他认真观看了一番,进入石缝再次出手,以源术弓导龙气,让其暂对错开逆鳞,而后又一次接近了玉棺。

  他首先握住了不死树枝狂,将其持在手中,可是就在刹那间,他浑身冰冷,差点被冻住,太过朗寒了。

  这看似青翠欲滴、犹如碧绿玉心一样的宝树阴寒刺骨,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了。叶凡急忙运转太阴圣力,将其寒气融合化掉,而后将其置于一旁,露出不可思之色。

  “怎么回事?”老鹤问道。

  “是地仙自己度化自己吗,还是有外人来相助他,留下了不死树干?”叶凡自语。

  这时他终于明白了,为何留有一段不死神树枝桓,是在度化这些尸体的死气,吸收了个干净,助他们成就鬼仙。

  数千悬棺的死气都被神树枝狂吸收干净了,包括玉棺内的神秘尸体,是其主要吸收的对象。

  “神树枝狂无法入药了吗?”三谷主充满了遗憾。

  “等若幽冥草,有长生效用,却也有腐坏性的药力,蕴有过多的尸气。”叶凡道。

  他们终于知道,为何道教祖庭的人没有取走这截神树枝狂了,一般的人根本无福消受,不敢炼药。

  叶凡再动……以源术断龙气,缓缓移开玉棺,手持绿钱,心中多少有些紧张,向里望去。

  空空如也!

  怎么回事,什么都没有,这让三人目瞪口呆,甚是不解。难道棺中的东西被龙虎山的道士取走了?

  仔细看后,他们神色一怔,有化道的痕迹,而且非常的彻底,什么都不存在了,只有一道淡淡的人形痕迹留在棺底上。

  地仙化道!?

  虽然早已知晓,所谓的地仙多半被神化了,其实并非为仙,但几人还是忍不住失望,一点痕迹都无。

  “怎么会这样?”三谷主大失所望,口中喃喃,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叶凡不出言,默默将棺盖封好,将不死神树枝狂重新放在上面,一切都都弄回了原样。

  “共有九十九龙山,这只是第一座,会不会有点怪,难道地仙直接就将墓穴葬在了第一条龙山内?”老鹤生出疑问。

  “继续去看一看。”

  叶凡也早有疑惑,当先大步向前走去,他们进入第二条盘绕交错的龙山深处,神色一下子呆住了。

  又看到了一条大裂缝,有数十口上古悬棺,虽然远没有第一处多,但也够惊人,且最为重要的是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在龙洞深处亦有一个玉棺。

  “又一口玉棺,也已蒙尘,暗淡无光泽,过……到底有几名地仙?”

  且,在上古玉棺上有一段晶莹欲滴的不死树枝狂,横在棺盖上,流动清香,隔着很远就传了过来。

  叶凡他们惊疑不定,谨慎进入龙口内,遥开龙之逆鳞杀光,小心开启上古玉棺,结果一样,棺中人也早已化道。

  此人生前修为到底如何难以揣度,只知一定极端恐怖,那种道痕异常惊人,深不可测。

  而这条不死神树枝狂也已吸了大量的死气,没人敢拿来炼药,所有这一切都与第一口玉棺相仿。

  叶凡他们面面相觑,没有出声,而后向龙群深处走去,进入第三座龙山,不出所料,见到了第三口神秘的上古玉棺,也有不死树枝狂陪葬。

  随后,他们连过五山,都是这个样子,强大的墓主都已化道,除却一段不死树枝狂外什么都没有留下。

  “真是怪了,到底有几个地仙?”连老鹤都惊疑不定了。

  他们腾空而起,来到云端,眺望有一条条巍峨的龙山,神色顿时一怔。

  前九条龙山气象万千,尤其是第九条明显高出其他山一大截,瑞气喷薄,山体上刻有“地仙”二字。

  自第十条龙山开始,所有山脉都有崩断,不再完整,景象让人不解,九十条龙山坍塌了。

  “这是怎么回事?”

  “我明白了。”叶凡点头,轻声自语。九十九龙山是一个极致,世间根本无人可消受,没人能葬在这种地方。即便是效仿九十九龙脉也不行,毕竟此地摆出了龙之大势!

  地仙也只能承受九座上古龙山之威,而他自己亦深刻意识到了,因此葬在了第九条、也是那最高的龙山上。

  天地不允,自行崩塌九十座龙山,只为地仙留下九座,他只能承受的起这么大的福泽。

  这真是让人悚然,觉得不可思议,这是上苍显化的力量破灭了九十龙山,还是说这本就是一种地势格局,难以久存世间!?

  叶凡他们降落在地后没有急于行进,仔细而认真的观察了每一座龙山以及玉棺,终于来到第八龙山,至此才有了一个大概了解。

  在第八龙山,除了见到玉棺与神树枝狂外,还有一块洁白的玉碑,上刻有一些字,大意是葬弟子于此,陪伴自己。

  “真不愧是地仙!弟子都死绝了,他还活着,而那八口玉棺中绝对有几个是圣人级人物。”三谷主惊叹。

  叶凡他们心中震动,圣人弟子都死绝了,这个人却还活着,移他们棺持来相伴,到底活了多么久!?

  终于,他们来到最后那无损的龙山前,那里紫气蒸腾,几乎快将山体淹没了,在山前有一块古碑,上有刻字。

  三人认真观看,琢磨出了大概意思。此人曾入蜀,被尊为仙之首。竟有这样大的来头,难怪赤松子追进蜀地。

  “难道是传说中的那位上古仙人?“叶凡隐约间猜到了一个人,可是当他看到古碑上最后一句话时,一下子石化了。

  “与人参果不死神树同葬于此!”

  么可能,难道还真有镇元子这样一位地仙不成?不可能!”叶凡震撼,满是不解之色。







Ps:书友们,我是辰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wuyuyumh(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遮天最新章节http://www.85zw.com/zheti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继承两万亿绝世邪神永恒圣王回到明朝当王爷至高使命总裁的小妻子纨绔仙医醉枕江山魔界的女婿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