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路中文 > 遮天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乱局

遮天 | 作者:辰东 | 更新时间:2018-07-15 15:39:4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带着农场混异界傲世九重天异界流氓天尊武极天下绝品邪少风骚重生传网游之傲视群雄龙组特工神魂至尊天域苍穹
  当世,唯有极道帝兵才能威胁到绿鼎,即便是圣器都无用,难以激活它。

  此时,它在叶凡的体内沉浮,仙光流淌,瑞霞艳艳,在其体表结出一层光幕,阻挡住了那种恐怖杀势。

  火麒子满头蓝发飞舞,如一头真正的蓝麒麟复活,啸傲天地间,发出一声大吼,**八荒都在颤栗。

  “给我开!”

  火麒子大吼,一拳向前轰来,带动着一片大道的痕迹,像是斩落九层天,将叶凡笼罩在下方。

  他体内的蓝色血液沸腾,古皇兵与他合一,化为一体,随着他一拳轰出,直取叶凡的头颅,这种攻杀不可想嘉

  “砰”

  叶凡挥拳,掌指间光华绽放,至坚至强的拳罡呼啸而出,包裹着一层光华,绿鼎自行防护,阻抗太古皇威!

  两者的拳指间电光四射,咔嚓作响,一道道蓝电与仙芒一起撕开虚空,这个地方恐怖无边,化为一片巨大的黑洞。

  整片天穹都消失了,化为黑色深渊,被毁的不成样子,寸寸炸开,成为一片虚无之地,次元空间吞噬一切。

  叶凡与火麒子都倒退,不可思议的看着对方,都觉得对方的帝兵有问题,可能并不为真。

  “轰!”

  火麟儿杀到了,怕其兄长发生意外,动用了这次南下来的“底蕴”,依然不能毙掉这名大敌,足以让她忧惧。

  水蓝色的光湮灭天地,成片的混沌气弥漫,火麟儿一拂之力竟强大至此,简直让人胎骨皆栗!

  “砰”

  叶凡与其纤纤玉手硬撼了一记,各种大道纹络一起蔓延了过来,让其身体剧震,若非绿鼎中溢出仙光布满体表,后果不堪设想。

  “又一件古皇兵!”他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怎么可能,难道火麟洞有两件古皇兵不成,有些不现实!

  火麟儿也露出异色,一头水蓝色长发披散,明眸皓齿,眼波流动,她亦发觉了,此人体内并非真正帝兵,有些古怪。

  “难道说与我们的一样?”火麒子神色漠然,转头与其妹对视,心中有了一个大概的答案。

  “轰”

  他们两人再次发动攻击,攻杀来,这个地方的天宇彻底炸开了,成为了一片混沌地,与外界隔绝。

  叶凡的拳头与他们的掌指不断碰撞,成千万缕大道痕迹出现,硬撼这对无敌的兄妹,古皇威让人倍感压抑,几乎要窒息。

  “不是真正的古皇兵,是模仿出来的禁器!”

  最终,叶凡终于弄清楚了,这是一种逆天的手段,需以罕见的神材铸造,可是却也只能用几次而已,而后会自毁。

  “刷”

  他们最后一击后分开,火麟儿与火麒子都惊疑不定,他们确信,叶凡并未持掌有真正的帝兵,却不知究竟是什么。

  突然,远处传来一声轻响,叶凡的那具道身时间到了,化成一缕清气消散在苍宇,就此不见。

  凰虚道立刻失去了敌手,神色一怔,而后眸子深邃了起来,其形体隐在道痕间,难以看清。

  天地回归宁静,混沌气消散了,乾坤稳固,几人对峙,重新出现在天宇,谁都没有说话。

  刚才几人动用了极道之威,然而却都是透过拳指打出的,并没有让仙器真正复苏,发挥出的威力不过万分之一缕,并没有散发向四方,不然那种强大的波动连他们自己的手臂也承受不住。

  而且,他们打进了混沌中,观战者灵觉敏锐也难以觉察到,故此一些人虽然有瞬间的心悸,但却根本不知曾动用过古皇兵。

  “道身衰退了……,离真身殒落还远吗?”远处一些古族名宿低语,认为局势要被扭转了。

  叶凡蹩眉,形势很不妙,道身消失后,不可能立刻再现出来,需要等很长一段时间才行。

  “你真想一争高下,分个孰弱孰强吗,自始至终,我们可都不是为生死决战而来。”

  火麟儿眸波流转。

  他们三人都得到了莫大的好处,故此同意一路南下,不可能真替天皇子拼生拼死,一直都有些敷衍。

  叶凡自然知晓,另外一个战场才是在死战,圣皇子与天皇子都早已重伤,每一次都是大道的对抗,必有一人会殒落。

  而他们这个战场,没有一个人受伤,是怎样一种状况,他心中很清楚。

  “到这一步了,再不让开,别逼我杀你!”火麒子森然道。

  “你来试试看,若过不了我这一关,宰了你也无妨!”叶凡针锋相对,杀机毕露。

  另一个战场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他绝不容许任何人阻挠与打断,付出了很多,还杀不了天皇子那就太过憋屈了。

  “吼……”

  火麒子一声大吼,满头蓝发倒竖,彻底怒了,瞬间天崩地裂,只身杀了过来!

  “拼命了,这一边的古皇子也要拼命了!”古族与人族大教的名宿都心惊肉跳。

  “轰”

  叶凡无惧,右手用力一震,暗合六道拳意,向前拍去,茫茫苍宇炸开,他黑飞散,直面火麒子,想要一拳将其打成肉泥。

  “不好!”

  火麟儿神色一霰,怕其兄长发生意外,也横击了过来,雪白的玉指粉碎长空,印向叶凡的太阳穴。

  另一边,凰虚道一转身直奔圣皇子而去,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天皇子被打死,而今已刻不容缓。

  “一个也别想走,过不了我这一关一切成空!”叶凡打出了真火,用出了极限速度,连与火麟儿还有火麒子碰撞,肉身撕开虚空,拦阻凰虚道,又同其硬撼了数十百击。

  所有人都倒吸冷气,此人果真强大,快到不可思议,而今三位古皇子动怒了,他还敢如此,且真的拦住了,可谓深不可测。

  “既然你求死,我那我就成全你!”火麒多冷漠的说道。他一抬手,麒麟九式使出,此种秘术与体术相合,威力无穷,这是开战来头一次展现。

  “还怕你不成!”叶凡无惧,张口一啸,气吞山河,不光力敌他一人,还同时横扫火麟儿与凰虚道。

  “合战你这样的人,于你我他都算不敬,我倒是想与你单独切磋,来印证我的道,可今日不行,不能让天皇子死掉。”凰虚道话语千静。

  “那就战,也许一不小心,我会屠掉你们当中的一两个。”叶凡回应道。

  “狂妄!”连火麒儿如凝脂般的美丽脸颊都出现了杀机。

  “轰!”

  生死搏杀,大战开启!

  然而,却也在这一刻发生了惊变,黑皇等以大阵围困半圣与八部神将,原本还势均力敌,可此时有外力介入了。

  竟然是一位人族强者杀来,驾驭一辆金色的古战车,战气冲霄,隆隆而名,碾压过苍穹,长驱直入,破进大阵中。

  在那战车立着一条雄伟的身影,黑发披散,眼神似冷电,浑身血气澎湃,逆天而,像是一尊天帝屹立。

  在其周围,九条真龙盘绕,九只仙凰振翅冲天,九头白虎啸月……光华蔽日,将他衬托的如同天帝降世般,被环绕中龘央。

  “王腾,竟然是他,这么多年来,他一败再败,已经有十年未出世了,不想今日杀了出来!”

  曾经的一位绝代天骄,号称北帝,被尊为人族年轻一代最强者之一,可自从败在叶凡手中后,一蹶不振。

  谁也没有想到,今日他强势而出,来就以天帝战车破阵,撕开了一角,让战局发生了逆转。

  “竟然是这个王八羔子来坏大事!”黑皇怒了,在真贤城时用尽了阵台,多年积攒的神材消耗一空。

  在这个地方,只能以一般的材料刻阵,堪堪抵住八部神将,但时间一长必然崩溃,它以为还能坚持片刻,不曾想北帝来了,最后的蚁穴出现让大阵如决堤。

  在众人看来,北帝势如破竹,一下子就撕开了一角杀阵,闯入到了战场中,八部神将如洪水般冲出。

  “杀……”喊杀霰天,尽管八部神将死伤惨重,很多都折损在了黑皇的大阵中,但是几位半圣一个都没有死,全都冲了出来。

  “可恨啊,就差一点圣皇子就劈杀了天皇子!”叶瞳眼睛都红了,攥紧了拳头。

  在这一刻,杀声震天,八部神将都冲了出来,这是一场大祸,向着天皇子那里杀去,更有不少去截杀叶凡。

  “给我拿神女炉镇龘压,坚决不能让一人接近圣皇子那里!”黑皇大叫。

  厉天与燕一夕催动神女炉,笼罩天地,浩荡出无边圣威,然而几位半圣当中也有人持有,刚才在阵中就是藉此对抗的。

  “轰!”

  血光滔天,这个地方沸腾,大战到了白热化,一片混乱,到处都是杀气,血肉横飞。

  王腾冷笑,竟不比古皇子弱几筹,也不知道这么多年来吃了多少苦,在今日彻底爆发,攻伐黑皇他们后,他驾驭金色的古战车,直冲圣皇子而去。

  “敢尔!”

  叶凡震怒,在这一刻先后射出两支黑箭,划破长空,灭杀半圣与八部神将,更是阻拦勇不可挡的王腾。

  “不止你有圣器!”

  火麒子冷笑,此时他们不着急了,不用去救天皇子都没事,八部神将绝对是一股不可挡的洪流。

  他抽出一杆方天画戟,亦是圣器,拦阻叶凡的去路,恐怖气息震动天地。

  叶凡不得不召唤回来一支黑箭护体,而后更是祭出那具石胎,真身入内,当作战衣,横杀四方。

  这个地方彻底炸开了,像是沸腾的水一般,几件圣器同出,全部复苏,这是一场毁灭性的灾难,山崩、海干、地裂、天穹炸,什么都难以存在。

  八部神将损失惨重,在混战中灭亡了三成,可那几位半圣太过了得,已经杀到天皇子的身边,让圣皇子遭遇了重击。

  “吼……”叶凡一吼山河动,不顾三位古皇子的阻杀,怒发冲冠,拼命向前横杀而去,各种血液飞溅,古族一排排的倒下,他浑身都被染红了。

  “无论谁来,今日都必杀天皇子,挡我者死!“叶凡喝道,传到出自己坚不可摧的意志,对王腾相助古族恨到了极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书友们,我是辰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wuyuyumh(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遮天最新章节http://www.85zw.com/zheti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继承两万亿绝世邪神永恒圣王回到明朝当王爷至高使命总裁的小妻子纨绔仙医醉枕江山魔界的女婿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