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路中文 > 遮天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揍圣人

遮天 | 作者:辰东 | 更新时间:2018-07-16 11:05:3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带着农场混异界绝品邪少风骚重生传网游之傲视群雄龙组特工傲世九重天异界流氓天尊武极天下官道光明纪元
  叶凡登上一艘巨舰,冰冷的金属流动有一个个细密的符号,大道与科技交融,让它强度极高,这是经过成万上亿次提炼的稀有材料。

  神则交织,不时有巨大的火光爆发,可怖的能量汹涌,虚空密密麻麻,非常危险,成为了一片毁灭之地。

  双方大战到了白热化,没有人注意到他,被阵纹隐去了全部的气机,混入战场中等待机会。

  “齐家你们太过分了!”梵族一位老辈强者怒吼,神识bo动扩散向宇宙中,他驾驭一台古圣机甲在冲锋。

  叶凡盯着这台战争工具,眼中泛光,道:“很不错,不过想夺过来难度太大了。”……

  “嗖”

  一艘火红sè的古圣机甲飞起,冲向梵族的老牌感受,挥动一把火焰神刀,如沐浴仙火的神凰出世,圣级bo动浩瀚。

  两者间化成一片神力海洋,接连有三十几艘小型的宇宙飞船炸开,金属碎片四射。而后,黑洞一个接着一个的出现,将双方隔开,成为毁灭之源。

  壮阔大战开始,各处都在进行,尤其以巨型母舰最为恐怖,动辄就能毁掉成片的行星,也可以展开光幕,护卫己方舰群。

  轰!

  一艘长达五百丈飞船作开,金属碎片四射,让许多小型的战舰受到bo及,纷纷毁掉。

  叶凡蹙眉,在星空中大规模交战,果然很残酷,死亡随时就会到来。

  “齐家,你们会付出代价的!”梵族的人龘大吼。

  齐家的人反驳,在母船土冷嗤,道:“天堂的劫掠者只能怪你们自己,先是劫走我们的天命岩石,后来我族祖圣降临,与你们达成协议,你们答应送出进化液,才平息了干戈,可却拖到现在都没有什么表示。”

  这一次他们很顺利,破入劫掠者的净土内,直接夺走了部分宝液,若非分成数粉,不在一个地方保存,直接就洗劫光了。

  “轰!”

  远方古圣机甲大战,近前古代神明的符号闪烁,双方生死搏杀,热武器、大道兵器等全都一起祭出,五光十sè,耀眼夺目。

  这是一片混乱之地,不时有飞船炸开,化为烟花般的火光,在星空中分外的璀璨。

  叶凡登陆的这艘战船长达千丈,内部很空旷,有高手坐镇,但却没有古圣机甲,他转悠了个遍,开始连续换了几艘寻找。

  可惜,都不存在,古圣级机甲太过珍贵,梵族也没有几台,仅余的也可能在母船上。

  叶凡守在母船旁边,耐心等候,始终不见再有古圣级战争工具出动,他mo了mo下巴道:“该不会都被我毁掉五行神甲后让他们捉襟见肘,都派不出来了吧。”

  最终,他登陆进这艘母船中,完全是艺高人胆大,只要圣人不出现,他相信可以有惊无险。

  “敌袭!”

  突然,巨大的警报声响起,叶凡刚一进入,就有许多符号闪烁了起来,被发现了。

  不是被扫描出的,而是被一个人发觉的,让他浑身都一阵发毛,那很像是一位古圣,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你胆子倒不小,敢登陆上是母船!”这个看起来很神武的中年人举拳就轰杀了过来。

  叶凡头皮发炸,他真的感觉到了圣人的气息,怎么也没有想到刚一lu面就遇上了一个超级大个的,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迎战。

  在这一刻,他将肉身之力提升到了极限,反正对方也是肉龘体攻杀过来的,他想抽不冷子重创对方。

  “咦,不对,远远比不上真身!”当两者撞在一起后,叶凡lu出奇异之sè。对方的法力bo动虽然恐怖,但是也并非想象的那般绝世无敌,这难道是化身吗?

  “小子,你难道就是那个不灭金身,竟然可与我的复制体交战!”对面的中年人lu出异sè。

  这是以古代圣人血肉培养出来的一个战体,更有他的一缕元神入主在内,肉身绝对是古圣级的,法力虽然欠缺,但也强过半圣。

  “嘿,不是真正的古圣就好说了。”

  叶凡彻底放下心来,他主动攻了过去。

  轰!

  大战爆发,两者剧烈争锋,这位古圣变sè,撑开一片光幕,打开了母船内的超级演武场,在里面对决,不然怕毁掉圣船。

  “发生了什么?”母船内,梵族的嫡系重要人物纷纷变sè。

  当他们看到时,一个个都目瞪口呆,他们发现以一位古圣前辈血肉造出来的战体,竟然被叶凡压制,被打的大口吐血。

  刷!

  在叶凡的背后,五sè神光一扫,这位古圣老祖一下子就跌了两个大跟头,嘴角淌血。

  梵仙几乎石化,樱桃小口张的很圆,眼睛睁的很大,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叶凡的强大到了这种境地!

  “不可能,这是以古圣血肉造出来的战体,怎么会挡不住他?”梵天叫道。

  “这太不可思议了!”连梵族的巨头梵天也自语,瞳孔中光束炽盛。

  没有一个人不震惊,这颠覆了他们的认知,斩道境的人可以打的古圣肉身淌血,这跟天方夜谭一般。

  “他是真正的不灭金身,不是什么几代后,金sè血液很纯粹!”交战中,那为古圣战体说道。

  他是被认为创造出来的,而神识则是圣人那里真正分出的一缕,见识广博,真正交战吃了大亏后自然明白了。

  “拦住他,一定要留下他!”梵宙鹰睃狼顾,ji动到颤抖。

  第一代不灭金身,远比后几代强大多了,价值不可估量,提炼出的每一滴金sè血液都堪比最强宝药。

  这种体质,十几万年,亿万人中也难以诞生一例,初代与父母无关,完全是天成。

  “快,不要攻击齐族了,让他们离去,全力留下他!”梵宙命令道。

  若是第一代不灭金身,其血将宝贵无比,价值翻数倍,比失去的那一部分进化液还要珍贵很多。

  “若是几代后,全力提炼一次,其宝血神xing就会流尽,而真正的第一代就不同了,可以不断造出金sè的神血。”梵族一位老辈人物ji动的说道,而后命令众人,一定要封锁消息,不能透lu出去。

  叶凡相当的郁闷,想浑水mo鱼,却没有想到为齐族挡灾来了,他被盯住了,那批战舰群却将解脱。

  “喂,你们不至于吧,我只是来看一看有没有古圣机甲而已,又不是像仙羽齐家那样抄你们老窝。”叶凡不敢恋战,横杀了出去。

  “拦住他,不能让他走!”一群人龘大叫。

  同时,远方两台古圣机甲返回,要进入母船对付叶凡。

  “真是看我好欺负吧?”叶凡轮动金sè的拳头,将古圣肉身打的节节败退,口中狂喷鲜血。

  这就是他目前的战力,不动用法力,光以肉身而乱,他得到进化液突破到斩道八层天后,强大到了这一步!

  “我打,暴打你们的祖宗!”叶凡诅咒。

  一群人全都晕菜,恨得牙根都痒痒,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场中那个以圣人血肉造出的战体真的是他们的一位祖辈,但是被叶凡这样说,怎么都觉得别扭。

  “砰”

  这具圣人肉身被打了个头破血流,浑身是伤痕,竟被叶凡压制,让每一个人都惊憾。

  终于,两台古圣机甲回来了,叶凡立刻转身,祭出阵台,踏入域门,离开母船,他可不想天堂全部退回的力量给围杀。

  “追,不能让他跑了!”母船开动,扫描整片星海。

  让他们感觉发晕的是,叶凡第一时间冲出后就没入了齐族的战舰群,后方梵宙率人追击。

  齐家觉得莫名其妙,刚才天堂的人退走了,不想又突然杀来,ji烈大战又开始了。

  “我可不想莫名其妙替人挡灾,你们继续好了,不过我正要去仙羽星,倒是可以搭顺风车,不然我都不知在哪里。”叶凡自语。

  他冲着齐家的母船而去,这一次小心了很多,怕再惹出什么古圣级的怪物,好在没有意外发生。

  “这个小子身上有很多秘密,进入了仙羽齐家的圣船内,这下棘手了。”以古圣血肉造出的战体眼中光束长达数百里,能够清晰的看到这一切。

  绝不能声张,不然不灭金身落在对方手中,那损失就更大了,他们只能忍着骂娘的冲动在后追击、猛杀。

  而齐家的几个巨头也有骂娘的冲动,他们发现天堂的人疯了,不要命的冲击,比刚才还要猛烈。

  叶凡进入了母船内,并未发现什么怪物,却也没有敢肆无忌惮的乱闯,准备隐藏下来,到了仙羽星就直接走人。

  “叶小友,只要你与我回到天堂净土,我立刻将梵仙许配给你,若有为难,我愿形神俱灭!”

  梵宙发誓,借助那位古圣血肉早就出的战体,将一束神念传进叶凡的耳中,相距足有数十里,却清晰可闻。

  而梵族这一边,所有人都吃惊,尤其是梵仙更是张口想说什么,美眸大睁,一脸震惊之sè。

  “我是认真的!”梵宙说道。

  “容我考虑个半年一载。”叶凡懒洋洋的说道,他进入了齐家的母船内,很是放松,他知道天堂的人不敢让他暴lu。

  圣船内,非常的广阔,有武器库,有餐饮区,也有休息区域,一切都应有尽有,这是大型的基地,内部有空间法则,比外面看起来要大很多倍。

  不知不觉,他来到休息区,进入一个看起来相当奢华与舒服的房间,在他看来,外界在大战,绝对没有人会在休憩。

  “你们双方大战吧,我在此小憩,修养精神,到了仙羽星后会自动离开这辆顺风车。”

  叶凡躺在了一张柔软的大chuáng龘上,有九天神玉刻成的玉枕散发着宝辉,金乌羽被温暖而舒适,这一切极度不凡。

  半刻钟后,他倏地睁开了眼睛,有人来了,竟是冲着这个房间而至。

  房门被打开,一个窈窕身影出现,姿容绝代,发丝闪亮,身穿羽衣,看起来宛若九天玄女。

  “你……是什么人,怎么躺在我的chuáng龘上?”

  “你走错了房了,齐家主说,这间房暂时由我入主。”叶凡大言不惭的说道。

  “胡说,你……给我起来!”这个沉鱼落雁之姿的少女嗔怒。!。







Ps:书友们,我是辰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wuyuyumh(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遮天最新章节http://www.85zw.com/zheti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继承两万亿绝世邪神永恒圣王回到明朝当王爷至高使命总裁的小妻子纨绔仙医醉枕江山魔界的女婿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