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路中文 > 遮天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归来

遮天 | 作者:辰东 | 更新时间:2018-07-19 17:04:3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带着农场混异界神魂至尊傲世九重天召唤万岁邪皇抢婚:第一杀手狂妃绝品邪少异界流氓天尊武极天下天域苍穹风骚重生传
  “谁怕谁,本皇还要杀你呢,你毁我道果,会遭雷劈的!”黑皇针锋相对,且非常无耻的叫道:“你这层皮穿在身上真不舒服。”

  螣蛇再也忍不住,一口老血喷了出来,修行到了这般天地,喜怒不形于色,但也架不住这般的口水与唾沫喷来。

  事情到了这一步,自然没有回旋的余地可言,双方必然要不死不休,血仇太深了。

  圣皇子眼睛一直是红的,不仅几位结拜兄弟惨死,连几人的族群都被灭了个干净,让他心中难过,手中的仙铁仙光亿万缕,镇压的苍茫宇宙都在颤栗。

  “长虫,你欺人太甚!”他持仙铁棍向前迈大步。

  “猢狲,若无仙铁棍,我捏死你就像是碾死一只蚂蚁这般简单!”老蛇说话相当的刻薄,到了这一刻他知道避免不了一场血战,也是彻底豁出去了。

  “可惜,没有如果,所以你注定是一滩血泥!而且,真的有如果,你若与我同境界,我一巴掌劈死你十个!”猴子何曾被人轻视过,向来暴烈,前气很冲。

  嗡的一声,大铁棍横扫,他杀上前去,要击杀大敌。

  老螣蛇头上浮现一股清气,一张阵图飞出,正是当年金蛇族四郎君掌控的古图,飞了回来,而今全面解封。

  这是一件准帝器!

  同一时间,他张口一声清啸,霞光四射,两条小螣蛇飞出,全都栩栩如生,而后迅速放大,化成槛蛇剑。

  这亦是准帝器,配合阵图,组合在一起,形成了可怕的杀阵,威能极大。

  阴阳螣蛇飞出,在加上帝图,扫出一缕缕仙光,镇杀神佛,让人惊悚,一缕缕寒气逼来,令人寒毛簌簌坠落。

  老螣蛇用准帝器对抗真正的帝器,看似有些不切实际,但真正对抗起来,却出乎人的预料,有争锋的实力。

  这是临门一脚、将要踏上大帝境界的螣蛇始祖留下的祖器,解开封印后真正威力恐怖惊人。最为关键的是,大帝器沉睡,所发挥出的威力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而准帝器却复活到了巅峰状态。

  一个尽最大的力量攻击,而另一个则是蛰眠,两者不是没有一战的可能。

  这是老螣蛇的信心,他想要以绝对的实力掌控准帝器,突然暴烈出手,格杀猴子等人。

  “嗡!”

  虚空镜光华炽烈,洞穿了宇宙,直接打出一道可怕的帝芒,飞向前去。

  而大黑狗也在吼啸,拎着杀剑狂劈,怒斩老螣蛇。至于叶凡,头上悬着的绿铜鼎早已复苏,直接向前镇压。

  老螣蛇想的虽好,但事情不会按他照预料的发展,准帝器即便全面复苏了,但对上真正的帝器还是不行,天生恐惧,被压迫到颤抖。

  阵图与阴阳螣蛇剑最终全都倒退,在轻微的痉挛,竟不受控制,想要逃走。

  毕竟,这一边是四件帝器,即便不复活,就是摆在这里,也足以震慑住准帝器,内蕴的神只像是一个小臣见到了四尊高高在上的天帝。

  轰隆一声,老螣蛇倒飞,失去了一战之力,正面有四件帝器逼来,这是必死之路。他没有选择,被迫进入杀阵中。

  这天地间,雷声大作,血雨狂飚,无始杀阵复苏,镇杀四方,惊雷一道接着一道。

  当然,这仅是一座残阵而已,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威力大,但也足以惊世了,撼天动地,诸多小星都被劈落了下来。

  老蛇没入进去后,这片天地间鬼哭神嚎,血雨腥风,让人脊背冒寒气,空间都被绞碎了。

  连黑皇自己都是一哆嗦,这大阵被它复原到这一步,摆弄出来后,第一次这般攻敌,效果超出预料。

  最后,一声惨叫传来,一切都安静了。

  “死了吗?”姬子道。

  “差不多了吧。“黑皇道。

  “轰!”

  突然,天崩地裂,那片区域炸开了,一条金色的大蛇身子断成了数十截,冲了出来,在其周围有很多破碎的阵台。

  “截住它!”众人追击。

  “他身上有准帝法阵,崩碎了阵台,生生开辟出一条生路来。”黑皇怒道。

  无始杀阵残缺的厉害,而一座近乎无缺的准帝阵爆炸后,自然能打通出路,让这个地方成为黑洞,彻底沦为末日劫土。

  “哧!”

  老螣蛇头上顶着阵图,身畔悬浮着两。螣蛇帝剑,直接撕裂开虚空,没入宇宙黑洞中,就此消失不见。

  “追,万不可让它逃走!”叶凡道。

  同一时间,他用手一划,将那如山岳一般粗的巨大蛇躯被收起几段,而黑皇动作更麻利,将剩余的都给纳入了法器中。

  这是神料,价值无量,几乎就算是准帝肉身了,比肩这个级数的存在,比之须弥山的大孔雀明王要强大很多倍。

  “无妨,本皇布置了后手,他虽然穿过了这道关,但是身上被法阵留下了烙印,可以一路追杀下去。”黑黄叫嚣,道:“追杀一名这个等阶的存在,是这一世破天荒头一遭,值得纪念!”

  事实上,不仅他有后手,姬子的仙境上浮现出了一组组画面,映照出老蛇真身所在的区域。

  众人倒吸冷气,这枚镜子还真是神秘莫侧,威能诸多,竟然还有这等神效,直接就照绣了虚空,螣蛇根本无所遁形。

  他们一行人径直杀了下去,展开了一场震动诸天的大行动。

  这一战整整持续了半个月,老螣蛇飞遁,期间甚至摆脱了众人,暗中回来袭杀,才差点发动成功致命一击,但终究是失败了。

  这更加让几人忌,洋,比肩准帝,暗中偷袭,实在让人防不胜防,太过危险,必须要除掉!

  最后,他们杀向人族古路,而后横跨妖族天路又入玄武海,再进朱雀天域,波及范围太过广袤了。

  半个月下来,自然惊动了星空古路震撼了各族,叶凡、姬子、圣皇子之名震动宇宙,让星空中各路高手心惊不已。

  用四件帝器追杀老螣蛇这样一个差不多是准帝般的人物,着实让人惊骇。

  “叶瞳那个是你师傅吗?”在一条古路上,一个少女轻声问道。

  “是的。”叶瞳点头。

  这一战,影响真的很深远,在诸多古路流传,让很多人都在瞩目大圣级人物要灭杀等同于准帝般的至尊,星空大震。

  “想不到他竟然这般强大了!”人族古路,许多人愕然,而后是震颤,得悉叶凡的作为后,心中难以平静。

  同样,姬子曾走过的古路,圣皇子曾去历练的星域,也都有人在惊叹二人的威势。

  唯有黑皇招来一片骂声,人们愤愤不已。

  “又是那头天杀的黑狗怎么还活着坑走了我族的神羽。”

  “它怎么这般强大了我恨不得炖了它!”

  “这天打雷劈的狗东西,我诅咒它@——¥%……”

  叶凡、姬子、圣皇子等全都盯着它这条狗得做了多么人神共愤的事,才能人人喊打。

  大黑狗自己也是直擦汗,道:“他们是在嫉妒我像我这般伟大的存在,自然不会被世俗理解。天骄总是寂寞的,就如同古之大帝,在孤独中品味苦涩与岁月的煎熬。”

  最后一战,在一片太阴海中落下帷幕,太阴气弥漫,老螣蛇被围堵在这里,走投无路,直接被打了个形神俱灭。

  两柄螣蛇剑亦被打爆了一柄,而阵图与另一柄剑撕裂虚空,逃进宇宙星河深处,就此消失不见。

  “真可惜,让阵图逃脱了。”黑皇很遗憾,那才是它最感兴趣的东西。

  血雨洒落,一场惊动宇宙各地的战斗落下了帷幕,四方皆惊。

  毫无疑问,这一战他们收获巨大,因为最后又返回了螣蛇一脉的祖星,逗留了很长时间,破掉了那座准帝阵,且未损毁里面的宝库。

  这是该族历代的积累,漫长岁月来,那种底蕴简直不可想象,让人眼花缭乱,黑皇直接就趴在了宝藏堆上,哈喇子跟小河一般,根本就走不动道了。

  期间也发生了些许意外,这座宝库地下有封印的矇蛇圣人出世,甚至有一尊大圣,可惜根本就没有一点悬念,难以奈何这几尊帝子大圣。

  最终,他们满载而归,踏上了归途,前往北斗星域,一路上大黑狗傻笑个不停,它炼阵的材料真的是用不完了。

  “狗狗,是你回来了吗?”天之村内,小囡囡跑到村口,看到了正在狂奔而来的大黑狗,轻声唤道。

  这条死狗对谁都可以找到一万个理由对着干,还特别喜欢杀熟,但惟独对小囡囡特别,有一万个理由能让它放低姿态。

  它真情流露,呜嗷的一通激动大叶,围绞,着小囡囡转悠,最后更是伏下身来,让小女孩坐在它的背上。

  这是谁都不能享受到的待遇,当年叶凡想坐上去试一试,结果连着挨了三个月的狗咬,大腿上一片淤青,到处都是狗牙印。

  昔日,黑皇性命垂危,是小囡囡用泪水将它救回来的。

  黑皇回归,天之村炸窝,鸡飞狗跳,众人全都冲了出来,围绕着他数落,办事太不靠谱了。

  唯有银血双皇蔫不出溜的想要逃走,这是他们名义上的师傅,实在是被它操练的怕了。

  “仙路还没有大开吗?”叶凡问齐罗。

  晚间,自然是一顿丰盛的大餐,众人围绕着篝火堆,推杯换盏,不仅圣皇子、姬子、黑皇来了,就是姬紫月、东方野、李黑水等也都得到通知,赶到这里,非常的热闹。

  齐罗摇头,道:“没有,仙路裂缝虽然还在加大,但趋势越来越缓了。”

  在而今的北斗星域,各方教祖也不知道来了多少,气氛比以前更加紧张了,整片天地中有一种让人窒息的威压。

  准帝到了,七大生命禁区中的至尊复苏了,一场亘古来未有、将震撼全宇宙的大变局将要开启。

  然而,在众人的焦急等待中,仙路始终未曾真正大开,一晃眼又过去了很多年,裂缝蔓延到三百五十丈长了。

  第二十个年头,姬皓月回归,不仅是他自己,还带着一个六七岁的孩童,踏入北斗星域中,这是他的孩子。

  众人为他接风洗尘时,全都一阵感慨,岁月悠悠,新一代人要崛起了,而仙路何时开?。







Ps:书友们,我是辰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wuyuyumh(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遮天最新章节http://www.85zw.com/zheti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继承两万亿绝世邪神永恒圣王回到明朝当王爷至高使命总裁的小妻子纨绔仙医醉枕江山魔界的女婿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