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路中文 > 遮天

第二百三十章 真龙拉棺

遮天 | 作者:辰东 | 更新时间:2018-06-13 20:05:1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带着农场混异界绝品邪少风骚重生传网游之傲视群雄龙组特工傲世九重天异界流氓天尊武极天下官道光明纪元
lt;a href="http:///">凡人修仙传  那位大夏皇主并不是死在这里的唯一强者,还有四位圣主,又喜一位东荒神王,全都命殇松林。

  这是一位源天师的手记,记载的清清楚楚,从那些人的遗物辨出了身份,刻下了这些文字。

  古亭,高能有四米,地上落满了松针,林木掩映,月华洒落「令它看起来清幽而雅致,四根石柱上,密密麻麻,古字甚多。

  皇主、圣主、还有东荒神王,都是在晚年寿元将尽时进入这片密

  地的,一身修为惊天动地,可依然死于此林。

  叶凡观看第一根石柱良久,只能一能叹息,任你绝代人杰,也挡不住时间的流逝,这些人都是为了续命,才在晚年来此,终究未能成功。

  他走到另一边,来到第二根石柱前,仔细阅读,上面有这位源天师的一些来历,记述了生前的一些事迹。

  旱卜凡快速浏览了一遍,他呆呆发愣,这竟然是第四代源天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他的师祖!

  第二根石柱上面记载了一些关于源术的传承史,自古以来,北域仅

  出了五位源天师,竟然是一脉相传。

  上面提到了“**”这个名字,也就是张五爷的祖上,乃是第四代源天师的弟子,是其二百岁时收下的,那时他已知到了“晚年”,开始准备后事。

  “遇上祖师爷了……”

  第三根石柱上,记载了一些叶凡最为关心的问题,“物极必反”地势,几近无解,但第四代祖师在源术上功参造化,硬是化出一条生路,没有被困死于此。

  且,上面清楚的提到,地上已被他封镇,已不算危局,但地下之“势”却万难化开,不敢触动。

  古刻遗文郑重告诫后人,纵然修为惊天动地,源术堪比天师,亦不可轻举妄动,不然必有杀身大祸。

  叶凡倒吸冷气,仙林的地上部分,已被第四代祖师破解了,依然如此危险,险些夺去他的性命,可想而知此地之凶。

  有些地势不是人力能化解的,有些山川葬天之大秘,万勿触之,这是第四代祖师的严厉告诫。

  第三根石柱,言语模糊,叶凡仔细揣摩,终有所获,除了告诫外,若隐若无的点到此地的秘密。

  “山川葬古之圣人……

  除了物极必反这种地势外,仙林孕有神源,更是一处大葬墓。

  叶凡默默思量,站了很长时间,地下果然可怕,第四代祖师都无解,他不可能触之。

  琢磨了一会儿,他来到第四根石柱前,他立时动容,此柱对于他来说是无价之宝。

  这根石柱上的字很小,非常密集,刻印的很深,烙进柱中三寸

  深,生怕被磨灭,这竟然是一篇源术!

  第四代祖师,二百余载岁月中,出生入死,见过诸多凶地,有些都超出了』源天书》的范畴,奇书都无解。

  以他所学源术根本不能破之,全都靠他独创,灵光一现,才闯出那些绝地,活到晚年。这根柱子上的文字,是他临终前心有所悟,对』源天书》的补充,可以说是续写奇书。

  对于“掘爷”来说,这是堪比』无始经》般的无上秘典,是以神源都求之不来的仙书。

  从古至今,仅出了五位源天师而已,这是一位祖师的毕生心血的升华,根本无法估量有多么的珍贵。

  叶凡一字一句的看下去,默默记在心中,生怕错过一个符号。

  此文甚是深奥,艰涩难懂,各种源术,闻所未闻,近乎于道,叶凡看不懂,只能默记下来。

  当铬记于心后,他一展衣袖,石屑纷飞,这篇源术从此消失。他估算了一下,这些源法若是记在』源天书》上,能够多出九页来。

  “第四代祖师果然天纵奇才,续写出九页来……”叶凡感叹。

  观完四根石柱,他心有怀疑,第四代祖师为何来此,最终去了哪

  里?

  亭内有一张石桌以及四个石墩,光阴如刀,在上面刻上了名为“逝”的痕迹,朴实无华中有种岁月的积累。

  不过,它们并无积尘,尽管陈旧,但还算洁净,叶凡走上前来,惊讶的发现,石桌上也有字迹,不过很轻很淡,微不可见。

  他坐在石墩上,细细观看,心中腾腾直跳,这上面提到了源天师的晚年!

  第四代祖师,并非寿元将尽,而是感知到“晚年”将至,将有不祥的事情发生,他不想经历前人之变,想要破解,故来到了太初禁区。

  “不会吧……”叶凡不解,他认为源天师的可怕“晚年”肯定与其

  一生寻源有关,来到太初禁区简直就是自掘坟墓。

  这个地方不说是天下源之尽头也差不多了,怎么来此避祸呢?

  他认真看了下去,慢慢明白第四代祖师的苦衷,天下纵然再大,却也无其存身处,思来想去,进入了此地。物极必反,这种地势古来罕有,他想以此之“极”之“反”,来改变命运。

  “这位祖师安息在此?”叶凡扫视四方。

  松林安谧,月光柔和,溪水清幽,哪里有什么坟墓。

  不想经历前人之变,化解晚年之厄,第四代祖师的语气很坚决,石桌的最后留下一个箭

  头,指引向密林深处。

  这片松林一望无际,在夜月下挺拔秀丽,流动着银色的薄烟。

  叶凡在亭中站立了一会儿,向前迈步而去,走出凉亭后,他手中的天书又哗啦啦的响动了起来,泛出瑞光。

  仙林中,源天纹络闪烁,指引前路。

  叶凡心中了然,无论是古亭还是这条道路,都是留给下一代持天书的人的,不然根本不能发现埋亍地下的符文。

  源天师的晚年到底是怎样的,会发生何等变故,第四代祖师是否躲避了过去,或许前方将有答案。

  “身为源天师,一生中定龙脉、取珍源,大多时间都出没在深山旷野间,掘出了很多不应见天日的东西,或许如此才遭天忌。”叶凡自语。

  将杀柏I很有可能也会成为源天师,不知道晚年会不会遭遇同样的厄难,他到现在还不能真正明了,小.究竟是怎样的惊变。

  穿林而行,叶凡并没有遇到危险,地上的源天纹络如龙蛇并起,似玄龟拉车,接引天上的星力,有清辉漫洒。

  “第四代祖师果然功参造化,这就是他镇封地表上的手段,过于一

  万多年了,并没有衰弱。”

  叶凡深感佩服,这位祖师非常了得,连晚年的圣主与皇主都折损在了此地,而他却化出一条生路。

  在战力方面,源天师无法与各大圣主相比,但进入这样的绝地,他却可称得上盖世寺人,连中州的皇主也比不了。

  “祖师已破解地表的危局,可我为何还是被困于此,究竟怎样才能

  逃走,他怎么没有留下相关的信息,难道在前方不成?”

  叶凡想去看看第四代祖师的最终下场,但更想离开这里,连源天师都无法破解的仙林,地下之凶根本无法想象。

  他怕夜长梦多,惊动出什么东西来,那就大事不妙了。

  前行了数里有余,叶凡陆续发现三座破旧的建筑物,规模不是很大,与最初见到的那座神庙相仿,都非常古旧,近乎倒塌。

  过去这么久的岁月,没有倒下去,只能说是奇迹,叶凡相信内部肯定刻有道纹等,不然任何建筑物都已成为灰土,不可能存在了。

  这是真正的太古遗迹,且处在太初禁区,如果能够寻出什么器物,肯定来头大的吓人。

  不过,叶凡也只是看看,没有走过去,他现在只沿着源天纹络所

  指引的道路前行,不敢犯险。

  源天纹络,与天上的星辰对应,有缕缕银丝没入林中,如烛火摇

  曳。

  又前行四里后,一座宏伟的建筑物横在林中,挡住了去路,源天纹络指路,竟是通向此地。

  古庙很大,如_堵山座落前方,连参天古松都不能完全遮挡。

  可是,银色的月华洒落下来,并没有使其显得明亮圣洁,反而阴森

  森。

  它以黑色的巨石砌成,可以吸收光栈,,像是一座尘封多年的鬼堡,静悄悄,没有一点声响。

  大门敞开,里面一片漆黑,见不到任何景物,仿佛连着一片深渊。

  “第四代祖师晚年躲在这里,不知道是否改变了命运……”叶凡总觉得这座宏伟的神妙有些幽森,太黑暗了,以他的目力都不能看清里面的景物。

  “源天师的晚年……不管怎样,我都应该进去,该知晓发生了什

  么。

  他迈步向前。

  松针厚达敏尺,将石阶都埋了大半,踩在上面很松软,前行了十几米,石阶变高,升到古建筑物前。

  “有字……”

  在大敞大开的石门前,有一片空地,石板上刻有一些符文。

  叶其期,时一惊,他看到了火龙坟,看到-了龙喋血,看到了这片松林,全都具体而微的刻在石板上。

  此外,还有第四代祖师的一些注释,更有很多看不懂的符号。

  叶凡非常震惊,地上的刻图,将火龙坟与此地联系在了一起。

  火龙坟蜿蜒,尸横地上,龙喋血亦刻的触目惊心,最为的奇特的

  是,地上刻的松林中有一口古棺。

  一条低矮的山岭,连在火龙坟与这片松林间,像是一条铁锁链一般

  这是真龙拉棺!

  叶凡当时就变了颜色,地上的吞刻太让他吃惊了,那口古棺线条很细腻,甚至连纹络都有,他感觉很眼熟。

  没错,确有熟悉感,与将他带到这个世界的九具龙尸拉的青铜巨棺相似!

  不完全一样,但却很像!“这是……”

  他头皮有些发麻,火龙坟与龙喋血,这就是一条龙啊,与松林中的古棺连在一起,不就是真龙拉棺吗?与九具龙尸拉棺非常的神似!

  “这到底怎么回事?!”

  叶凡愕然,这是真实的地形图,火龙坟与松林间有一条低矮的山岭,这等若是一条真铁锁链,将两者连在一起。

  这是方圆敌百里的地形,缩刻在石板上后,竟有这样的玄机!

  








Ps:书友们,我是辰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wuyuyumh(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遮天最新章节http://www.85zw.com/zheti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继承两万亿绝世邪神永恒圣王回到明朝当王爷至高使命总裁的小妻子纨绔仙医醉枕江山魔界的女婿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