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路中文 > 遮天

第二百五十二章 一鼎压十方

遮天 | 作者:辰东 | 更新时间:2018-06-14 13:43:3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带着农场混异界绝品邪少风骚重生传网游之傲视群雄龙组特工傲世九重天异界流氓天尊武极天下官道光明纪元
  万物母气源根铸成的鼎,垂落下丝丝缕缕的玄黄,大气而古朴,有馈压天地山河之势。..

  摇光圣地的女弟子修为在道宫第三境界,甚至一只脚已经迈入了第四境界,可是此刻却一动不动能。

  九米高的大鼎悬在天空,每压落下一尺,摇光的女弟子就会咳出一口鲜血,肌肤绽开出一道道伤痕。

  “师妹!”

  摇光圣地的男弟子大叫,张口吐出一方玉印,起初不过一寸高,晶莹透明,但很快放大。

  这方玉印眨眼大如山峰,具有万钧大势,如一座山被移了过来,虐空都在抖动。

  情况危急,摇光的女弟子被鼎镇压,虽然并未触及,相距还有十几米,但已承受不住,肌体不断出现血痕。

  摇光圣地的男弟子,竭尽所能祭出此印,天空中隆隆作响,玉印剔透,大力震天,让人心神不宁。

  “当”

  玉印摇动,洒出一片片神芒,如刀刃一般全都斩在大鼎上,但却根本无效,大鼎如渊海,不可撼动。

  摇光圣地的男弟子心中一沉,咬了咬牙,催动道力,玉印光华大盛,像是一座发光的山体,撞向九米高的大鼎。

  玄黄铸成的鼎,就坚固而言世间难觅,几乎是不朽之物,摇光圣地的男弟子纵然知道,也不得不拼了,即便殁掉玉印,也没有办法,不然同门必死无疑。

  这方玉印大如山峰,上面刻的花鸟鱼虫像是复活了,有了自己的生命,让玉印更加厚重与沉凝。

  “砰”

  如水晶山般的玉印,终于撞在在了鼎上,尽管它看起来比鼎大很多,但却远不如其坚固。

  九米高的大鼎纹丝未动,流出丝丝玄黄气,那玉质的山峰一下子被压塌了,“轰”的一声粉碎,化成一片玉光,眨眼消失不见。

  这就是万物母气源根铸成的鼎,遭遇这样的攻击,都没有移动半寸,一动不动的悬在空中,大气浩然。

  “当”

  姬云林出手,截天指打出,击的九米高的大龠发出震音,但却根本打不动,如山而立,不能酞变什么。

  “哧”

  姬云林再次震指,打出截天龙旋劲,五龙盘绕,粗大的龙身将大鼎环住,龙首高昂,想要将它拉起,掷向远方。

  可惜,纵然五龙锁鼎,也无法移动分毫,大鼎溢出玄黄气,某向龙身,发出几道碎裂声,五条盘绕在鼎上的真龙全都断裂,彻底消散。

  “诸位快出手,救出摇光的仙子!”姬云林大喝,向周围的人传

  音。

  “请各位出手,摇光必有重谢!”摁光的男弟子也高喝。

  刚才,有十几人冲了过来,不过见到鼎戚后都止住了脚步,立身在不远处的天空中。

  他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在见到叶凡被围住时,本想锦上添花,不曾想玄黄铸成的鼎一出,一切都改变了。

  此刻,荒古世家与摇光的人同呼唤,他们却不得不前进了,十几人各祭武器,打向大鼎。

  曲州的年轻修士,敢上前者自然修为不凡,武器惊空,神芒电转,如火光银龙,哧哧作响,照亮这方天空。

  “锵”“咔嚓”“铮”一一一一一一

  尽管这些人修为不凡,但是对上玄黄铸成的鼎,终究是打不动,这样的天地圣物为稀世之珍,铸成武器,无坚不摧,万劫不朽。

  大鼎轻震,玄黄溢出,洒向四面八方,将这些成器全部化成了齑

  粉。

  叶凡站在大鼎上,长发飘舞,眼神清亮,用力一压,鼎身下沉,摇光的女弟子惨叫,身体几乎被殁,鲜血迸溅。

  “诸位,请联手对敌,将大鼎打飞!”摇光的男弟子大喝。

  他吐出一口精血,在体外熊熊燃烧,而后身躯爆发出璀璨光芒,像是一轮太阳_般燃烧了起来。

  这种秘法虽然不是万法不侵的圣光术,但也是不传之秘,是不世古经中记载的另一种无上秘法。

  他通体璀璨,像是燃烧了起来,右手拍出,大片神焰铺天盖地,汹涌了而去,一只火焰大宇覆盖天空,狠狠的抽在大鼎上。

  “当”

  响声震天,虚空摇颢。

  “诸位,他已经力竭了,难以出手了,一起出手,将其馈压。姬云林也大喝。

  黑色的大手横空,他打出虚空大手印,如乌云浩荡,不断拍击玄黄铸成的鼎,响声震耳欲聋。

  “杀!”

  “大家联手杀了他,只要将他打下万物母气铸成的鼎,他便是砧板

  之肉。

  那十几人冲了过来,皆奋力出手,既然已经选择上前,那么只能下重手了。

  “当”“哐”……

  云断山脉,响声刺耳,穿金裂石,众人全都打向玄黄铸成的鼎。

  所有人都知道,不可能打碎此鼎,这种圣物祭炼成的器,近乎不朽,他们只求将其打飞,将母气中的少年震落下来。

  叶凡确有些神力不继,这尊鼎像是个无底洞,根本填不满,不过他倒连不至于力竭,只是想等这些人全都冲过来而已。

  他没有一下子馈死鼎下的敌手,就是为了给人一种错觉,认为可以

  救出摇光

  的女睇子。

  果然,这些人全都冲了过来,到了现在,叶凡不再保留,催动大鼎,发样出仙威。

  “噗”下方,那名女弟子一下子就成为了血雾,直接灰飞烟灭。“毳”

  大鼎瑶动,像是天翻地覆了一般,要将垫片天宇翻过来,玄黄之气溢出,冲向四方。

  “啊一一一一一一”

  惨叫声传来,十几名修士根本挡不住,这尊鼎冲流转出的玄黄气沉重如山,这些人如蚍蜉撼树。

  “噗”

  第一道身影成为了齑粉。

  “噗”“噗”一一一一一一

  第二道、第三道……接连化成飞灰,被玄黄气碾碎。

  大鼎震动,冲过来的十几名修士皆灰飞烟灭,没有一个人可以抵抗,无论展出何种秘法,全都被破灭,无论祭出何种武器,皆崩断与折毁,挡不住。

  这就是一鼎破万法之威!万物母气铸成的鼎一震,十方俱灭,什么都不复存在。

  摇光的那名男弟子大叫,神焰形成的大宇疯狂拍击大鼎,打的震耳欲聋,可是却如螳臂挡车,大鼎碾压而过,他顿时粉身碎骨。

  场中,只有一道身影未灭,那就是姬云林,不过显然也活不长,下半截身子化为了血雾,一只黑色大手挡在上身前,勉强还在喘息”

  所有观战者的心中都在冒凉气,这个少年太可怕了,一鼎破万法,将所有敌手全部击碎,这样的战力让人胆寒。

  “你的命很硬,竟活封了最后。”叶凡有点意外。

  鼎已经缩小,化成一米多高,悬在其头上,丝丝缕绫的玄黄之气垂落下来,将他护的严严实实,这宗圣物,让所有观战者既羡又惧。

  “你也活不了,我姬家有强者在曲州,你走不出这片绿洲,定会被

  击杀。

  “我既然敢来,还怕这些吗?”叶凡嘴角带着一丝冷笑。

  “小崽子你少要得意,等你遇到我姬家备正的年轻英杰,你会知道

  什么才是真正的强者。”

  “你是说姬皓月,还是姬碧月,亦或是姬海月?”叶凡很平静的

  问道。

  “何需我姬家四极秘境的年轻人杰来杀你,道宫四五重天的年轻子

  弟就足矣,毙你如踩蝼蚁!”姬云林咬牙切齿。

  “姬家道宫三重天的弟子,我已经宰了三人,一会儿加上你便是四人了,四重天的弟子很了不起吗,我会去继续尝试的。”叶凡漫不经心的道来。

  “你少要狂妄,我姬家高手如云,比我们几人强的子弟数不胜数,

  到时候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姬家道宫秘境四五重夭的弟子很多吗,将来我不介意给你们杀

  个七零八落。”叶凡很平静。

  远处观战的人阵阵心惊肉跳,这个少年犹如魔王,敢向荒古世家挥动屠刀,真是充满了魔性,让他们生寒。

  “你尽管嚣张吧,行踪已露,你不可能走出曲州,我姬家道宫秘境的十大高手中有两人在这片绿洲,我看你如何活下去!”姬云林脸色铁青。

  叶凡并不在意,依然从容与之对答,不知不觉间靠近了很多「就在这时他突然出手,眉心中央,那轮金色的小潮内,强大的神识化成而出,射向姬云林的识海。

  “啊……”姬云林-惨叫。

  “借虚空古经一观!”叶凡冲上近前,封住姬云林。

  他清楚的知道,对方不可能掌握有整部古经,但肯定学到了几种无上秘术,如果能够搜出来,对于他来说是重大的收获。

  “你做梦!”识海中,姬云林吼叫《“你永远不可能得到。”

  突然,咋上凡阵阵心悸,不祥的预感出现,他果断退出,瞬间收回神识,一下子倒退出去。

  “噗”

  姬云林的头颅灰飞烟灭,一股恐怖的虚空之力在那里爆发,击穿了虚空,黑雾弥漫,让人心颢,向他射来。

  “当”

  万物母气铸成的鼎摇动,玄黄气如丝绦舫垂落下来,挡住了那片乌光,没有击穿进来。

  叶凡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没有玄黄铸成的鼎,他刚才便被鸟光击中了!

  “这些弟子的识海中都封有虚空之力,还真是让人惊悚……”

  叶凡独立场中,荒古世家与摇光圣地八位年轻的弟子都被他一人击毙,这必然是一场轩然大波!

  这些人为了缉拿他,运作曲州年轻修士的盛会,可是却被他闯到现场,大开杀戒,全部诛灭,

  远方,曲州的年轻修士心中难以平静,可以想象,必将石破天惊,引发无边骇浪。

  这则消息根本压不下来,众目睽睽,曲州的年轻修士全都看到了,必然会在第一时间传播出去。

  两大圣地缉拿一个少年,却被他**裸的挑衅,连杀八位真传弟子,等若在抽姬家的脸,必然会引出一场大风波!

  起点首页在搞一个活动一一一一三江回顾之十大人物,请各位书友投《遮天》叶凡一票。感谢。

  有月票的话,也请大家继续投下,感谢呀。







Ps:书友们,我是辰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wuyuyumh(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遮天最新章节http://www.85zw.com/zheti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继承两万亿绝世邪神永恒圣王回到明朝当王爷至高使命总裁的小妻子纨绔仙医醉枕江山魔界的女婿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